top of page
  • 編輯部

【2023WWG】VACHERON CONSTANTIN | 史上首款逆跳腕錶出自江詩丹頓之手 逆跳和江詩丹頓的深厚情緣

VACHERON CONSTANTIN江詩丹頓和逆跳腕錶和淵源相當深厚,早在1940年,江詩丹頓就發表了史上首款具備逆跳日期指示的三問腕錶,今年,品牌更推出多款以逆跳為主題的作品,本篇主要聚焦具備鮭魚色面盤的鉑金款Patrimony 星期日曆雙逆跳,和一款搭載全新機芯的Traditionnelle陀飛輪逆跳日曆鏤雕腕錶,值得特別一提的是,品牌採用的逆跳結構特別採用雙枚弧形齒條。江詩丹頓也首度為綜橫四海系列添加逆跳功能,另外也發布了24.5毫米尺寸無鑲鑽版本和25毫米鑲鑽款,品牌特別強調此款腕錶可同時滿足男女錶迷需求,將在另一篇文章有專文介紹。


嚴格說起來,所謂的逆跳並不是一種功能,而是一種特別的顯時方式,不管是秒、分、小時、星期、日期、甚至是閏年,都可以用逆跳的方式加以呈現,傳奇製錶大師Gérald Genta所創立的品牌GÉRALD GENTA,就是以逆跳腕錶為主力之作,但目前所知史上首款逆跳功能腕錶,則是由江詩丹頓耗時5年研發製造,於1940年推出的一款具備逆跳日期的三問腕錶,逆跳顯時最迷人之處當然就是指針滑過錶盤之後迅雷不及掩耳的回彈至原點,在周而復始的重複運轉,也因為逆跳指示的特別顯時方式,也讓錶盤多了更生動的表情。信奉極簡主義的Patrimony系列和秉持傳統製錶工藝的Traditionnelle系列,今年品牌為此兩大主力系列都推出具備逆跳功能的腕錶,而要辨識兩者的最佳方式,就是前者的錶盤外圍都具備分鐘圓點刻度,後者則大部分具備軌道式刻度,此兩大系列從經典款到大複雜腕錶都有傑出表現。


搭載全新機芯Traditionnelle陀飛輪逆跳日曆鏤雕腕錶

錶如其名,Traditionnelle從最簡約到最複雜的作品,每一款腕錶都向世代傳承、正宗遵循的專業製錶技藝致敬,此系列大部分錶盤外圍都具備軌道式刻度,此款搭載全新逆跳陀飛輪自製自動機芯2162 R31的新款腕錶也不例外,6點鐘位置具備馬爾他十字框架陀飛輪的外環,也同樣採用軌道式刻度,與之互為輝映的則是佔據錶盤上半部的逆跳日期,江詩丹頓並大方的將其獨特的逆跳結構在錶盤展現出來,有別於大部分逆跳結構採用一枚連結到蝸型輪來啟動逆跳機置,江詩丹頓採用獨特的結構,在逆跳指針中軸兩側各有一枚弧形齒條,除了一枚連結到蝸型輪決定逆跳時機,但江詩丹頓特別又多了一枚連結到彈力弓,提供逆跳功能的穩定力道。


Traditionnelle陀飛輪逆跳日曆鏤雕腕錶

直徑41毫米18K玫瑰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逆跳日期/自製2162 R31陀飛輪自動機芯、環形自動盤、儲能72小時、日內瓦印記/防水30米



經由NAC電鍍處理呈墨褐色的夾板展現摩登當代風格,襯以金質環形自動盤,可飽覽陀飛輪機芯之美。


延續了Traditionnelle的標誌性特色,包括階梯式圓形錶殼和錶耳、凹槽底蓋、纖細錶圈、軌道式分鐘刻度圈,雙刻面太妃針和金質棒狀時標。當然,在江詩丹頓,恪守傳統非但不意味著摒棄創意,而恰恰是激發創想。全新時計由品牌藝術大師及製錶大師歷經三年傾力合作和悉心雕琢,賦予其細膩交替的手工裝飾打磨細節,營造出豐富的層次變化。透過頂部飾有機刻雕花圖案的藍寶石水晶鏤雕錶盤,可一窺品牌自製2162 R31機芯的精妙構造。逆跳顯示裝置的夾板經過多層精細的電鍍處理,表面呈墨褐色。夾板上半部分經直紋拉絲處理,採用特製的研磨膏將表面打磨平滑,直至呈現出細膩的光澤效果,下半部分則飾有手工機刻雕花圖案。馬爾他十字造型陀飛輪裝置採用多種精巧複雜的裝飾打磨工藝處理。陀飛輪框架內部經由手工倒角打磨,錐形陀飛輪橫杆則予以手工拋光處理,呈現臻如明鏡的閃亮光澤。



江詩丹頓大方的將其獨特的逆跳結構在錶盤展現出來,在逆跳指針中軸兩側各有一枚弧形齒條,右側一枚連結到蝸型輪決定逆跳時機,江詩丹頓特別又在左側多了一枚連結到彈力弓,提供逆跳功能的穩定力道。

2162 R31機芯鐫刻日內瓦印記,共包含242個零件,夾板經由NAC電鍍處理呈墨褐色,儲能72小時,配備經過悉心裝飾的金質環形自動盤。


鮭魚色面盤Patrimony星期日曆雙逆跳腕錶

除了現有的18K玫瑰金和白金白面款,江詩丹頓推出950鉑金鮭魚面款。


江詩丹頓星期日期雙逆跳最新成員,採用直徑42.5毫米的鉑金錶殼與旭日紋裝飾的鮭魚色錶盤Patrimony的獨特魅力,每一處細節均展現出江詩丹頓獨樹一幟的美學風格。12點時標下方飾以刻面浮雕效果的馬爾他十字品牌標識,以18K 5N粉紅金打造,4枚分枝均採用刻面設計,一側做噴砂裝飾,另一側則予以拋光打磨,煥新呈現江詩丹頓的品牌標識,這也是鉑金錶殼搭配鮭魚色錶盤這一標誌性設計的專屬細節。逆跳星期和日期以傳統的藍鋼指標指示,小時和分鐘由18K白金指標顯示。時針和分針重現了1950年代的經典設計,略呈弧形,折射出細膩的光芒,巧妙輝映拱形錶盤的輪廓。鮭魚色錶盤外緣的「珠粒式」分鐘刻度圈亦是以這一年代的美學風格為靈感,並加以重釋,立體珠粒式刻度也是Patrimony系列的主要識別標誌。此系列現行錶款還包括18K白金和玫瑰金款式。


Patrimony星期日期雙逆跳腕錶

直徑42.5毫米950鉑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星期與日期雙逆跳/自製2460 R31R7/3自動機芯、儲能40小時、日內瓦印記/防水30米


自製2460 R31R7/3自動機芯,搭配有雕飾馬爾他十字的自動盤。



此枚雙逆跳機芯,上下各為日期和星期兩組逆跳機構,比較特別的是江詩丹頓逆跳結構在指針中軸兩側各有一枚弧形齒條,一枚連結到蝸型輪決定逆跳時機,這也是大部分逆跳結構的主要關鍵結構,但江詩丹頓特別又多了一枚連結到彈力弓,提供逆跳的穩定力道



Patrimony星期日期雙逆跳腕錶

直徑42.5毫米18K白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星期與日期雙逆跳/自製2460 R31R7/3自動機芯、儲能40小時、日內瓦印記/防水30米/參考價NT$1,380,000


Patrimony星期日期雙逆跳腕錶

直徑42.5毫米18K白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星期與日期雙逆跳/自製2460 R31R7/3自動機芯、儲能40小時、日內瓦印記/防水30米/參考價NT$1,380,000


江詩丹頓與逆跳功能的深厚淵源

目前已知首款具備逆跳日曆顯示的腕錶名為「Don Pancho」,這枚傳奇傑作被鐘錶藏家以其定製者的暱稱命名。1935年,江詩丹頓收到在西班牙馬德里的品牌轉銷商Brooking來信稱,有位客戶希望定製一枚腕錶,要求搭載當時一般只見於品牌懷錶作品中的多項複雜功能:三問報時和逆跳指標式日曆顯示功能。這枚如今被稱作為「Don Pancho」的參考編號3620腕錶歷時四年打造而成,於1940年交付。腕錶採用黃金酒桶形錶殼,錶冠別出心裁地設於12點位,右側設有專門的三問報時滑桿,按下滑桿即可聽到特別設計的低沉鳴音。Don Pancho收到腕錶後便一直佩戴了七年,此後60餘年間始終未現於世,直至2019年亮相富藝斯拍賣會,最終以江詩丹頓腕錶作品中歷史第二高的拍賣價成交。



1935年,江詩丹頓接受客戶委託訂製,要求搭載當時一般只見於品牌懷錶作品中的多項複雜功能:三問報時和逆跳指標式日曆顯示功能。這枚如今被稱作為「Don Pancho」的參考編號3620腕錶歷時四年打造而成,於1940年交付。

江詩丹頓“Arms in the air”雙色黃金和白金雙逆跳懷錶,製作約於1930 年,逆跳特殊顯時可展現的獨特美學概念,逆跳小時和分針化身一位中國魔術師的左手和右手。


1994年問世的Mercator腕錶同樣以非凡匠心,表達了品牌對於特殊錶盤設計的不竭熱情。這款腕錶是為紀念16世紀的著名地理學家 Gérard Mercator而創作,採用雙逆跳顯示設計,拖曳式時針和分針在精美的琺瑯或雕飾錶盤上輕巧劃過。指標軸設於12點位,為這款Métiers d’Art藝術大師系列傑作留出充裕的藝術施展空間。



Ref. Inv. 10740 “Saltarello”手錶(2000年)

在Saltarello錶款枕形18K粉紅金錶殼的中心位置江詩丹頓選擇以簡御繁:瞬跳小時以視窗顯示,逆跳分針則是豪邁地劃過粉紅金面盤的中央,讀時一目了然同時又帶有震撼的畫面感受。


Ref. Inv. 12055「麥卡托」手錶,美洲地圖(1996年)

這款18K金手錶是在製圖學之父傑拉杜斯·麥卡托(Gerardus Mercator)逝世400週年時候打造的,除 了在手雕面盤上重現麥卡托的美洲地圖之外,創新的逆跳顯示同樣是錶款為人所熟知的特色,圓規造型的指針分別用以指示位於面盤下半部的扇形逆跳小時和分鐘等資訊。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