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WATCH PEOPLE】被選中的一個-許芷茵


THE CHOSEN ONE - HELENA HUI

Managing Director, Trinity International Limited


鐘錶行業一直予人陽剛的感覺,機芯、自動上鍊、陀飛輪和防水⋯⋯對很多女士來說就像火星語言一樣難以明白。然而對自幼在鐘錶界打滾的Helena來說,卻熟悉得手到拿來,直言自己從沒想過為鐘錶界服務,卻原來自己是被鐘錶選中的一個。


從事鐘錶界的,不論是媒體,零售業或品牌推廣行銷人員,都一定認識Helena(許芷茵 ),外表高貴優雅,但實際性格爽直的Helena,是公關公司的總經理,公司旗下業務不僅推廣鐘錶,還包括文化藝術,拍賣,以及出版兒童刊物等。雖然範疇多多,但她直言:「原來是鐘錶揀了我。」


一切都不是偶然。Helena來自鐘錶家庭,父親是香港表廠商會(HKWMA) 主席,自幼跟隨父親出入錶廠,於零件堆中長大,有關鐘錶的一切已植根腦中,還年幼的她心想:「我長大後才不要做鐘錶啊。」結果,長大後加入公關界,還不逃過鐘錶的命運,她第一份撰寫的鐘錶新聞稿,甫落場已經有板有眼,她笑著說:「老爸經常將我年幼時說的話拿來取笑我。我很感恩家庭背景關係,防水呀錶殼呀等專用名詞毫不陌生,看到相關零件或文字資料,童年回憶一下子就回來了。現在幾乎每個星期都做鐘錶推廣活動,鐘錶是我的人生,佔人生很重要的一部份!」

HELENA HUI

Managing Director, Trinity International Limited

從事PR & Event Management 約二十年,並為兒童雜誌《黃巴士》總編輯及親子月報《黃巴士Light》總編輯。主持臉書專頁Anti-tiger Mom反虎媽俱樂部,追隨者逾52,000人。


台上一分鐘 台下十分鐘

不經不覺與鐘錶界打交道約20年,Helena協助推廣的高級鐘錶品牌多不勝數,順手拈來就有ZENITH、BVLGARI、PARMIGIANI、A.LANGE和GUCCI等等,年中籌辦的活動,數量沒過百都起碼逾五十,問她有沒有難忘的經驗?Helena笑指所有活動都難忘,所謂「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並不如外界想像中風花雪月華麗璀璨,當中碰釘子或辛苦過程不足為外人道,既要安排活動的場地,內容和布置,又要邀請嘉賓媒體,即使座位表如此細緻的事項都要兼顧到,她指籌辦活動希望賓主盡歡,賺取滿足感多於金錢。

別開生面的Bow Tie Walk紳士巡遊


話雖如此,去年10月Helena為東方表行籌劃沙田錦標「時尚煲呔賽馬日」,為打響頭炮,早一個月前便舉行別開生面的Bow Tie Walk紳士巡遊,並於同晚舉行Fine Gentlemen Evening。當日下午破天荒地邀請了多位本地成功男士、著名演員、香港冠軍騎師潘頓及媒體,齊齊以紳士服裝結上煲呔,穿梭於銅鑼灣大街小巷,結果引來不少注目,當日更成功在社交媒體上洗版,今年更榮膺The Marketing Events Awards 2019的Best Exclusive Event Award銀獎!回想這個盛大項目,Helena仍然津津樂道,「這是一個超高難度又瘋狂的戶外活動,記得當日大家汗流浹背,但都沒有怨言行畢全程,最後大家還頻呼好玩,能成就此事全賴客人,馬會和一眾帥哥落力參與,所以這個獎項是屬於大家的!」


寓工作於娛樂

Helena揚言喜歡接受挑戰,也隨時準備接受挑戰,這些年來與不少客戶合作,都教她獲益良多,每當有CEO的媒體訪問環節,她都樂於旁聽,皆因每一次都會有新鮮觀點,「一個有視野和胸襟的領袖,能給予我們適當明確的指引,能夠帶領我們向前行,擴闊我們的思維和眼界。」但另一方面,她不諱對客人又愛又恨,「有些客人要求極高,好像打遊戲機一樣,我要不斷升級才足以應付客人的需要,但話說回來,能夠不斷學習新事物,多大的挑戰都值得。風浪經常撲面而來,想在市場上站得穩,就要學懂應變,快速地回應市場的需求。一帆風順不會讓你有機會學習,我常認為,做人處世就應當謙卑,不謙卑的人不會接收到新知識。」能夠寓工作於學習,這關乎個人心態是否願意與時代接軌,她在公關界打滾了廿年,肯打開心扉迎接新事物,難怪字典內從不曾出現一個悶字。


與鐘錶的長久關係

身為事業型女性,她對時間的演繹別有一番體會。她語重深長地說:「人愈大,我愈來愈明白時間的重要性,這個小時過去了,就是過去了,你不能追回;你不能買時間,因為時間是無價


認識Helena的人都知,她很重視人際關係,不是因為身為一個公關人職業所需,而是從心底裡重視你,令你感到溫暖和窩心。全因她愈走進去鐘錶世界,與鐘錶的情意結更深,她將腕錶比喻為長久關係,「即使是電視機或洗衣機,能維修都維修,我盡量不要丟掉換新。我之所以喜歡機械錶,因為它有永恒的本質,即使是年代多久遠的錶,只要工匠還在,總有方法將之維修,令它重新運作。反之,近年流行的智能電子腕錶,就沒有永恒這個本質,不鼓勵維修,壞了就丟掉吧。我覺得好的東西應該長久,好好珍惜。就像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應該去修補而不是絕交。」


Helena所言非虛,她說曾經有位老婆婆,將一枚已經不運作的A. LANGE & SOHNE陀錶帶到錶廠,看看能否維修,工匠發現這枚腕錶是史前遺物,即使沒有零件沒有工具,仍願意幫她維修,結果前後花上8年時間,令陀錶重新注入靈魂,從這件事中,她看到情,看到珍惜。因此Helena是腕錶不離手,看著指針依著軌跡一圈一圈地走,感覺很圓滿。「如果當日我忘記戴手錶,我會若有所失,覺得造型不夠完整。」她說。


時代進步,女士的自主意識提高,紛紛表示對機械錶感興趣,問Helena這位資深錶人,對新手有甚麼入門的建議。她重申腕錶是一種長久關係,要有配戴的心理準備,而不是將它束之高閣。她說:「首先你是真心喜歡該枚腕錶,看到了不用立即買,睡醒了還是念念不忘,這就你和腕錶之間的緣份!買錶不需要跟主流,戴上身與自己的身份和氣質相襯,腕錶不會喧賓奪主,那枚就是你的腕錶。」念念不忘必有迴響大概就是如此。


因為深受A. LANGE & SOHNE的故事所感動,腕錶的Lange 1腕錶更叫她愛不釋手。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