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WATCH PEOPLE】Follow My Heart - Charles Yam

任健豪 - 入五宣言 追隨自己

LANE'S董事兼聯合創辦人


當全球受新冠肺炎所影響,心情難免感到納悶,翻看Charles Yam(任健豪)的社交平台,卻叫人眼前一亮,帖子不是關於做運動就是烹飪或嘆咖啡,充滿活力和朝氣,活得自在,彷彿與疫情隔絕,或者在最壞的時代,用最強的心境去面對才是皇道。


「近來忙於做自己想做的事。」Charles 答。

「即是吃喝玩樂?」問Charles 近況,我嘗試發掘潛台詞。

Charles 是LANE'S 精品店的董事兼聯合創辦人,於中環和Elements 有兩家分店,主要引入歐洲精品和女裝古董錶,由2009年創立至今,大約12 年。

任健豪 Charles Yam 奢侈配飾精品店LANE'S 董事兼聯合創辦人,代理多個著名歐洲奢侈品及珠寶首飾品牌。擁 有超過25 年珠寶名錶以及時裝奢侈品的豐富經驗,曾任職於CARTIER、PIAGET、SOTHEBY'S 和LANE CRAWFORD 等知名企業,於高端奢侈品品牌管理方面擁有廣泛及豐富經驗。空閒 時間喜歡跑步、公路單車、攝影,以及鑽研新派烹飪。


對生命的感悟

現時是零售業寒冬,不少店舖裁員倒閉,面對這股無人能倖免的巨浪的衝擊,必需要有強勁的心理質素,才能承受。當然,Charles 也是受影響的小店之一。然而,做想做的事,並不是因為疫情,而是因為對生命有所領悟。


剛剛入「五」,在疫情中慶祝五十歲的Charles 說,年輕時太專注於發展事業,人生時間表就只有工作工作再工作,往往忽略了自己和家人,直至幾年前,家人的身體陸續出現問題,Charles意識到生命的脆弱,「當知道家人患病的一刻,我突然叮了一下,發覺即使得到全世界的財富,也未必買到健康的身體,所以開始將重心放回自己身上,自己要有好的身體,才可以照顧自己和照顧家人。」當頭棒喝讓他學會重新分配時間,除了工作,還要發展其他興趣。

習慣每天飲咖啡,可以有時間思考一下,而為咖啡拍攝,笑言是一個「無聊」的興趣。而腕上的腕錶是Charles在蘇富比拍賣行工作對的時候對PATEK PHILIPPE Ref.2526 琺瑯盤錶腕錶一 見鍾情,可惜售價太貴,唯有買近似的Vintage IWC 腕錶望梅止渴。


跑步訓練專注

Charles 的興趣不言而喻,標準身形和古銅色膚色,一看就知是運動健將,跑步踏單車游泳他全部皆精。Charles 年輕時一直愛踏單車,甚至到外國參加公路賽,可以用瘋狂來形容,但一次意外,嚴重受傷的代價是要付上一年時間才能完全康復,「即使再騎上單車感到膽怯,心中有陰影,唯有暫時放棄。」忍痛告別車壇,

但運動細胞沒有因此而停下,於是重拾跑步,再次穿上跑鞋。「其實一直都有跑步,但沒有很認真的去跑,年輕總是興趣多多,但都是不認真對待,反而年紀大了才開始認真做每件事。」Charles一臉靦腆。

是的,正如筆者認識很多朋友都是熱愛跑步的,而共通點,都是年紀開始漸長,步入中年⋯⋯


「跑步是很純粹的運動,給我一個機會跟自己對話,專注力更集中,又可以思考一些問題和做決定,生活上或做生意遇到問題,都從跑步中得到答案。」Charles 享受運動所帶來的樂趣,似乎可以擔任運動品牌代言人。能夠在疫境中用輕鬆心情面對,不單是因為有運動員般的堅定意志,還因為基礎打得好,所以能以平常心應付。

跑步是興趣,就算公幹旅行也繼續跑,攝於捷克 teský Krumlov 鎮。


撒下創業種子

Charles 在2009 年創立LANE'S,之前曾經於不同國際知名品牌和機構任職,在做打工仔年代,凡事親力親為,可算是實幹型。廿多年前Charles 曾任職卡地亞,負責business development,正式與高級鐘錶珠寶結緣,他回憶說:「我負責中港兩地的業務開拓,幫鋪家找舖位,又要教他們入貨,庫存,銷售技巧等等,簡言之就是讓他們學會營運,同時也是一個機會給我去學習如何去做一盤生意⋯⋯」Charles 笑笑。話說回來,辛苦的磨練正好撒下創業的種子,自己也慢慢掌握了一些做生意的竅門,所以初期的LANE'S 雖然屬於小店規模,幸好建立了自己的風格,靠口碑儲了一批熟客。


卡地亞之後,Charles 輾轉加盟蘇富比拍賣行和SWATCHGROUP。回顧於每個品牌工作,Charles 認為每個階段都有所得著,既學懂做營運銷售技巧,也學到人情世故,忙個不亦樂乎。他分析:「大機構資源豐富但分工細,你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大開眼界,甚至許多人慕名而來找你,亦學到很多有用的知識,將來能學以致用,但話說回頭,我只是整個供應鏈中的一小部份;相反於規模和資源較小的品牌工作,限制較少,是一個很好練武場所,也是考驗實力的時候,靠自己施展渾身解數去處理各項問題。」


在蘇富比的日子,讓Charles 感受深刻,他既要找貨源,又要負責編纂catalogue,「完全是十項全能一樣!」,但卻是帶他提升至另一個層次。「如果你只負責某些指定牌子,你的世界就只有它們,但在拍賣行工作後,我接觸過海量的腕錶和品牌,樂趣更多,又可開闊眼界!」他指收藏家的口味各異,有的收藏個別品牌,有的指定年份,有的只收藏某些功能,觀察顧客的口味也讓他反思,「到底我真正喜歡甚麼錶?喜歡和擁有,完全是兩回事。你很欣賞某枚腕錶但未必買得起,相反即使有錢買也未必買到心儀的古董錶。」


鍾情古董錶

Charles 直言近年沒有刻意買新錶——新型號或全新都不感興趣,目光只落在古董錶之上,「因為新錶相對上垂手可得,就算是熱炒款,你有錢都必定有辦法把它買回來。我喜歡古董錶,就是喜歡它的古舊味道,看著它會產生一種微妙的感覺。」錶盤上的指針怎樣運行,哪一個位置有花痕,都存在著一種交流的感覺,令他愈看愈覺得津津有味。


「我喜歡古董錶,就是喜歡它的古舊味道,看著它會產生一種微妙的感覺。」 - Charles Yam


他稱買錶視乎是否合眼緣,要well-made,不一定是大牌子,總之是不能重覆錶款!他笑說:「戴甚麼錶跟心情是掛鉤的,當日想表達甚麼感覺就由手錶反映出來。」相反平日做運動時必定配戴的GARMIN 智能腕錶,在Charles 眼中只是工具一枚,「電子智能錶毫無靈魂,感覺冷冰冰,它只是負責把數據反映出來。」


富有記念價值的Vintage TUDOR Big Block,是Charles岳父於早年患病,

臨離世前送他的最後一份禮物。


說到自家精品店LANE'S,Charles 眉飛色舞,小店開了差不多12 年,最欣慰是與客人一同成長,他說:「由最初引入歐洲的女裝圍巾和精品配飾,到今天引入古董腕錶和fine jewelry,特別是經濟差的時候,客人反而追求一些矜貴保值的東西,不想再買玩具。」


他的使命是buy smart buy less,堅持引入有視野的獨立品牌,寧願買得精緻耐用一點,都不想犧牲質素,以免造成浪費。在今天,堅持和信念都變得奢侈,樂見Charles 在逆境中仍然悠然自得。

Charles十分鍾愛的Vintge ROLEX GMT Master,由當年戴到今天,百事圈慢慢 變成粉紅色,見証時代又夠韻味。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