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部

路易威登 2023 高級腕錶全新傑作:Tambour Fiery Heart

甜蜜的另一面: 路易威登以全新女款腕錶,展現在鐘錶自動機械的先進技藝。

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推出首款自製自動上鍊自動機械機芯,乃是高級製錶工藝的淬煉,由路易威登位於日內瓦的專業機芯工場——路易威登製錶工場(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 in Geneva)製作。路易威登 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在大明火琺瑯雕刻錶盤如糖果般明亮的色調和迷人的質感下,承載著獨創性和精準度令人肅然起敬的機芯。路易威登最新作品的美學,隱藏著敏銳的智慧,提醒我們 nulla rosa sine spini,也就是無刺不成玫瑰。


玫瑰和多刺藤蔓纏繞的圖案,比路易威登2019年最初在琺瑯錶盤 Escale Spin Time Only Watch 腕表中的花樣表現更上一層樓。動感和活力定義了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但更挑逗人心的,是撥開錶盤上鬱鬱蔥蔥的花瓣和亮光心形,所展露的路易威登首款自製琺瑯錶盤。只要按下八點鐘位置的按鈕,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便會在佩戴者的觸摸下,綻放出豐富多彩的錶盤動作。


綻放的機制 路易威登的高級製錶工藝在21世紀初蓬勃發展,為特別的客戶,打造了極為少數的訂製自動機械鐘錶。2021年,路易威登以Tambour Carpe Diem 自動機械腕錶參加日內瓦鐘錶大賞(GPHG),首次展示品牌內部製錶專業的這一面。這款跳時自動腕錶榮獲無畏獎,這個獎項只有在評審團認為候選人值得獲獎的年份才頒發。

路易威登在自動機鐘錶領域的下一步,將繼續探索結合激情與技藝的主題。繼Carpe Diem茁壯之後,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的雙重性。


注意玫瑰有刺

以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而言,時間可能是危險重重,周圍環繞著向內石楠的小錶盤上,由玫瑰花刺護衛的指針指示小時和分鐘。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彷彿在訴說,把時間視為理所當然,或完全不集中注意力的人,可能很快就會發現自己陷入了棘手狀況。六點鐘位置的飛行陀飛輪,帶來腕錶的節奏脈搏,在一分鐘的旋轉過程中標出秒數。


九點鐘位置,一顆象徵虔誠的燃燒紅心,寫著「甜蜜」字樣,並冠以路易威登經典花卉的金色圓環。一旦啟動八點鐘位置鑲著鑽石的按鈕啟動時,紅心內就有一股隱藏的力量跳動。在小時和分鐘小錶盤周圍,外環一圈荊棘光環,以放射狀向外延伸。琺瑯玫瑰(一朵在十二點鐘位置,另一朵在四點鐘位置)並非乍看之下的那種端莊植物,而是找到了新的活力,中心有旋轉的經典花卉,光線經由鑽石花蕊的折射發射光芒。熾熱的紅心怒吼著生命,火焰宛如被不可見的狂風煽動而飛舞。紅心裂開,一道鋸齒狀的裂縫,露出刻在紅心上的安撫字樣,現在成了大膽的警告: 「甜蜜但激烈」。


機械展現的世界

假如知識就是力量,那麼只有擁有的知識(或技術),才會成為最強大之物。路易威登製錶工場在創新鐘錶自動機械方面的獨特技藝,可用本品牌迄今為止,機械上最令人難忘的作品之一:Tambour Fiery Heart自動機械腕錶展現。


五個不同的錶盤要素,構成了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的自動機械陣列,一啟動八點鐘位置的按鈕,就會同時動作。小時和分鐘小錶盤周圍,以放射狀伸出花刺。四點鐘和十二點鐘位置的琺瑯玫瑰,中央兩朵經典花卉同時旋轉。一個順時針開始旋轉,而另一個則朝相反方向轉動。短暫停頓後,兩朵花反向舞動。鉸接式紅心裂開,顯示完整訊息:「甜蜜但激烈」。最後,紅心頂部的金色火舌,模擬真實火焰起伏。


此一史無前例的鐘錶技藝,展現的是路易威登高級製錶工場歷時三年的研發成果。機芯設計和修飾的低調標誌表示,LFT 325 機芯,專為路易威登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打造——是專用機芯,展現經過時間考驗的製錶尊榮。經微噴砂處理的機芯錶橋,飾有玫瑰金的帶刺玫瑰花莖,蜿蜒環繞著可從鏤空部分看到的外露齒輪。18K玫瑰金轉子也刻有鏤空的經典花卉圖案,正如十二點鐘位置的自動玩偶調節橋一般。錶盤的歷史仍在延續,雕出機芯的形狀。色彩的舞蹈和質感誘惑遊戲未曾停歇,需要長時間的研發,才能實現以玫瑰金襯托出灰色的柔軟。對顏色的探索、對材料的處理,以及對細節的講究,證明達到這種完工水準,所需要的精確度和極度的細膩。


飛行陀飛輪經常出現在路易威登鐘錶的高級製錶部門,但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是首次將這種機制結合錶盤側自動機械的自動上鍊機芯。由於自動機械以專用主發條驅動,飛行陀飛輪能夠在65小時的機芯動力儲存期間,保持高水準的計時功能。


由製錶大師安利可・巴巴西尼(Enrico Barbasini)和米歇爾・納華斯(Michel Navas)領導的路易威登製錶工場機芯開發團隊,以日積月累的專業知識與經驗,解決了同步Tambour Fiery Heart自動機械腕錶錶盤動作的挑戰。在錶盤宛如魔術一般啟動時,可從開啟的錶殼背面瞥見幕後景象。


在機芯的右上部分,鏤空錶橋使得自動機械的主發條、驅動輪和調節器盡收眼底。這個複雜的組裝,為七個錶盤自動機械輸送能量,協調運行時間,並控制運行速度。


錶盤上,自動機械的每一個優雅動作,從敞開心扉和揭曉秘密訊息,到旋轉的經典花卉、舞動的火焰和探出的花刺,都經過精確校準,產生13秒的卓越機械性交響樂,除了路易威登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無從得見。


藝術、玻璃、火焰

路易威登 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的大明火琺瑯錶盤,代表了品牌在內部精湛技藝方面邁出重要的一步,亦即將傳承千年的手工藝融合為一。


大明火琺瑯的煉金術,從粉狀二氧化矽開始,經過手工精細研磨並與各種金屬氧化物結合,賦予最終結果的色彩。將琺瑯粉塗在準備好的表面後,在窯中以700°C至1,200°C的溫度燒製,使琺瑯玻璃化。這會形成濃密持久的色彩,使大明火琺瑯成為幾個世紀以來,鐘錶裝飾技術的首選。


在路易威登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的錶盤上,結合內填琺瑯和掐絲琺瑯,展現各種美學元素。前者要從錶盤表面去除材料,做出可以填入琺瑯粉末的空間。後者則須使用細金線,以手工精心塑型並固定在錶盤表面,形成封閉的空間,再以琺瑯填充。


大明火琺瑯藝術需要細膩的觸感、多年的經驗和高度紀律的手法——實際上就是技術。與部分當今最受尊敬的琺瑯藝術家,例如創造了路易威登 Escale Spin Time Only Watch 錶盤的傳奇人物安妮塔・波謝(Anita Porchet)合作後,本品牌目前將這種稀有工藝,視為其內部精湛技藝的一部分,由琺瑯大師的專業手技發揮。


在路易威登的鐘錶知識並結合專業的熔爐中,浮現出精雕細琢,超凡脫俗的美麗。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是路易威登高級製錶工藝的多層次成果,現已提升至路易威登169年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水準。


Tambour Fiery Heart 自動機械腕錶

Q1EBSY


錶芯

• LFT 325 機芯:自動上鍊機械機芯,由路易威登製錶工場研發並進行組裝

• 自動機械機制有七種動作,飛行陀飛輪,小時與分鐘

• 325個零件

• 動力儲備達65小時

• 每小時28800次振頻

• 67顆寶石


錶殼

• 18K玫瑰金錶殼

• 18K玫瑰金錶冠、按鈕、鑽石鑲嵌錶耳

• 直徑42.0 mm

• 厚度13.0 mm

• 拱型抗反射藍寶石水晶

• 50米防水


錶面

• 琺瑯與迷你畫,由路易威登製錶工場內部工坊手工自製(錶盤、心與玫瑰)

• 迪克・史汀曼(Steenman)手工雕刻(皇冠與玫瑰)

• 白色鑽石鑲嵌錶盤


錶帶

• 綠色鱷魚皮錶帶


錶釦

• 18K玫瑰金折疊錶釦

107顆鑽石,約0.53克拉。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