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編輯部

BREGUET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 海洋大將 創新猛將


寶璣大師的航海大軍

THE MASTER OF MARINE CHRONOMETER

  眾所周知,陀飛輪、Pare- chute避震裝置、萬年曆、寶璣擺輪游絲,都是Abraham Louis Breguet寶璣大師在兩個世紀前的發明,至今一直啟發著後世的鐘表製作設計。其實大師對時間測量的獨特掌握,早於1815年已經應用在航海精密時計上,先後製造過不少創新精彩的天文鐘與海洋精密時計,而BREGUET Marine腕表系列,就是寶璣先導航海計時的非凡見證。

  在今年巴塞爾鐘表展,BREGUET推出了全球獨有的表款:Marine Equation Marchante 5887大複雜腕表,其獨有的時差顯示功能及精雕細琢的設計裝飾細節。一如其他BREGUET Marine腕表系列,傳承了寶璣的製作工藝,更創新了海洋腕表的複雜功能!

  自1775年寶璣在巴黎開設第一家鐘表店,並創立了寶璣表的前身Quaide Phorloge品牌後,他的多項鐘表發明為他羸取了許多榮譽與鐘表業界的認可,稱譽歐洲各國,成為了大紅人。其中以法國國王路易十八對寶璣最為欽敬。1814年,路易十八更任命寶璣大師為巴黎黃經局的成員。

  要說寶璣大師跟航海測量的故事,便得從這裡說起:甚麼是黃經局?

  這個由國家公約於1795年創立的機構,是一個極具名望的組織,其中20多位成員包括幾何學家、天文學家、航海家及相關的藝術家,而鐘表業界的唯一代表就只有寶璣大師!黃經局致力提高天文學各個不同分支,及其對地理、導航及大地測量(測量與了理解地球物理性質)的應用,其任務包括每年出版參考文件,如天文曆書等。寶璣對海上的經度計算別具心得,成為了業界權威,通過1815年10月27日頒布的法令,Abraham Louis Breguet榮獲路易十八世授予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的精密計時製造商的官方稱號。當時,精密航海鐘對船隊至關重要,在茫茫大海中航行的船隻,必須依賴精密航海鐘的輔助才能精確計算船隻在海上的位置,因此對航海鐘的精準度有嚴格要求,而對航海鐘精準度最大的考驗,正是在大海上航行經常遇到驚滔駭浪的巨大衝擊力。

有見及此,寶璣在1815年設計了一個原創的航海時計機芯,就像寶璣的頂級時計,機芯擁有雙發條鼓,最特別的是擒縱擺輪被安裝在一個小型可移除的平台上,好處是能夠將這個機芯最重要的部份拆除下來,讓專門的製錶大師來進行維修保養,若有需要,更可把整個擒縱擺輪組更換,省下不少維修時間。而在19世紀,寶璣為法國皇家海軍製造的航海鐘,便被裝置在紅木或胡桃木製成的特別盒箱之內,內裡設有的萬向懸掛系統設計,令航海鐘即使遇到多大的海浪,船隻如何顛頗,航海鐘都能夠保持水平,穩定地運作。

↑↑↑No.411 航海鐘,1827年

18X18X20.5厘米,小型號單一發條鼓航海鐘/黃銅外殻,雙表盤/Earnshaw 游絲棘爪擺輪,兩日鍊機芯/鐘被安置在一個配有萬向懸吊式避震系統的桃花木盒中

No.4806 航海鐘,1830年→→→

21X19X18.5厘米,小型號雙發條鼓航海鐘/黃銅外殻,雙表盤/Earnshaw 棘爪擺輪/鐘被安置在一個配有萬向懸吊式避震系統的桃花木盒中

航海計時的概念代表著對科學知識的充分運用,還涉及為國家發揮關鍵性的作用,能得到法國皇家海軍御用精密計時製造商的殊榮,當時就只有寶璣夠資格,亦成為日後發展BREGUET Marine系列腕表大軍的基石。

太陽測時一目了然

BREGUET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

BREGUET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

編號REF. 5887PT/Y2/9WV/直徑43.9毫米950鉑金表殼,手工鐫刻金質藍色表盤/

時差顯示、萬年曆、陀飛輪、萬年曆(星期,月份,閏年顯示,弧形逆行日期顯示)、

動儲顯示/ 581DPE自動上鍊機芯, 80小時動儲/防水100米/另備18K玫瑰金款式,

配以鍍銀金質表盤及煙灰色機芯(編號Ref. 5887BR/12/9WV)

  今年巴塞爾鐘表展,Marine 腕錶系列成為了寶璣的主角。最觸目的新作,想必是一款能夠顯示時差的罕見新作寶璣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腕表。新錶的「時差」複雜功能,用於顯示對應於民用或標準時計的平均太陽時與實際太陽時的小時與分鐘的差異。甚麼是「平均太陽時間」和「實際太陽時間」?在這裡為大家講解一下。

  自古以來,太陽已被用作測量時間的基礎。然而,太陽的可見運動,即日晷所顯示的「實際太陽時」,是不規則的。隨着計時精確度的相應提升,腕表及時鐘成為時間的新基礎,「實際太陽時間」亦被「平均太陽時間」取代,兩者每天具有完全相同的持續時間24小時,然而「真實太陽時間」與「平均太陽時間」的差異,範圍從-14分鐘到+16分鐘,一年之中亦只有4天,兩個時間是完全相同的。考慮「真實太陽時間」與「平均太陽時間」在相同的日期亦以相同的方式再現,製表師透過一個形狀如豆形的凸輪,以機械方式重現太陽的運行路徑。

  這個獨特的凸輪,需要非常精確的運作,與驅動程式槓桿的觸發主軸耦合,以顯示民用時間與太陽時間之間的差異。在過去,兩者時間的差異通常以扇形或副表盤形式顯示,佩戴者要自行因應差異結果加減平均時,才能計算真實太陽時。而寶璣全新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腕表取代了這一原則,腕表透過兩根獨立的分針同時顯示民用時間與真實時間。

  顯示太陽時間的指針,飾以一個琢面金太陽,能讓佩戴者直接讀取太陽時間的分鐘,方便快捷,一目了然。這種表面上看似簡單的功能,其實隱藏了一個只有少數製表師能夠實現的艱鉅施工過程。太陽時間分鐘指針必須滿足兩個要求:它必須以常規方式圍繞表盤運行,一如民用時間分鐘指針,同時每天還必須與後者保持一定距離,以便顯示真實太陽時的時差。寶璣通過兩組完全獨立操作的轉動源,以驅動差動齒輪為太陽時間指針提供動力:民用時間分鐘指針則由與每年旋轉一圈的時差凸輪接觸的槓桿驅動。寶璣因此研發了一個極為纖巧的透明藍寶石水晶盤時差凸輪。

  這款「大複雜」腕表除了配備時差顯示功能外,亦同時加入了萬年曆顯示:10時及11時位之間為星期及月份顯示窗,1 時及2時位為閏年顯示窗。日期顯示則位於時圈內,以飾有錨形圖案的逆行指針並透過9 時及3時位的弧形顯示,表盤佈局簡單直接。

精心雕琢複雜機芯

  新表以581DR自動上鍊機芯驅動,配備一個60秒的陀飛輪,安裝於鈦金屬框架,並裝配了4赫茲振頻的寶璣擺輪以及矽質擺輪游絲。80小時動儲位於7時及9時位的顯示窗。陀飛輪軸承於備有時差凸輪的藍寶石水晶圓盤上,兩者為同軸傳動。

  表盤備有兩款手工鐫刻圖案,包括專為此款全新腕表設計的“波浪”圖案,以及雕刻在陀飛輪杆上的“Marine royale”字樣。通過底蓋可見,表橋刻有法國皇家海軍的一級戰艦Royal Louis 的精緻細節。發條盒裝飾以用作天文導航的Windrose風玫瑰圖案。這款「大複雜」腕帶直徑43.9毫米,表殼以18K玫瑰金或950鉑金鑄造。玫瑰金版本備有鍍銀金質表盤及煙灰色機芯,而鉑金表版本則備有藍色表盤及鍍銠機芯。

閃爍創新Marine陀飛輪

BREGUET Marine Tourbillon High Jewellery Chronograph 5839

BREGUET Marine Tourbillon 5839 High Jewellery Chronograph

編號REF. 5839BB/6D/9ZU DDOD/直徑43毫米18K白金表殼,表圈、表框、表耳、按鈕及表冠鑲有186顆長方型鑽石(約11.77克拉)/時間指示,30分鐘及12小時累計器,陀飛輪/554.4 手動上鍊機芯,矽製擺輛遊絲、擒縱輪及槓杆,50小時動儲/防水30米

  寶璣作為陀飛輪之父,創新卻從來沒有止步。

  2007年,寶璣便為Marine系列增添重要一員,推出首款帶矽擒縱機械的寶璣Marine Tourbillon Chronograph 5837腕表。以矽這種高度創新的物料製作擺輪游絲、擒縱輪及槓杆可打造出更輕的陀飛輪,亦具有更佳的抗震性、防磁以及無需潤滑劑的獨特性能。

  到了2011年,寶璣更推出了華麗閃爍的高級珠寶款式Marine Tourbillon High Jewellery 5839腕表,給合了寶璣對鐘表與珠寶的專業知識與工藝。直徑43毫米的表殼鋪鑲了長方形鑽石,表耳之間、表框、按鈕的平面及表冠的側面均鑲以鑽石。若論寶石鑲嵌的難度及突破性,便非以交錯排列梯形切割鑽石的表圈鑲嵌演繹莫屬!

  整個表殼共鑲有186顆,約重11.77克拉的鑽石。鍍銀金表盤以傳統的寶璣工藝鐫刻以「波浪」圖案,時圈邊緣也帶有這個圖案。表盤上鑲有132顆全切割鑽石,約0.356克拉;表扣則鑲有58共0.23克拉的鑽石。將創新製錶科技與閃爍華麗的珠寶鑲嵌合而為一,平衡美學與實用功能, Marine 陀飛輪高級珠寶腕表標誌着寶璣的另一成就高峰。

《時間觀念》10月號有更多關於BREGUET Marine腕錶精彩資訊!

#BREGUET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