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 

  • 編輯部

EMBROIDERY BEAUTY 一針一線 交織傳奇


縷縷絲線交錯橫生,細撫輕紗絲絲脈脈,一針一線織錦出靈動的篇章。刺繡,這項千年的傳承悄然綻放著色彩,細密妖嬈的脈絡留守住逝去的光陰,繽紛彩線以匠人之手描繪世間百態,或花團錦簇、或山河壯美、或人丁車市,如此古老的裝飾語言如今依舊未褪去姿彩,與記錄分秒的精妙機械相融相通,碰撞出無限靈感,傳承智慧、承載歲月。

法式針畫刺繡

  17世紀,充滿東方風韻的絲織刺繡品通過絲綢之路源源 不斷地進入西方,受到皇室貴族及富貴豪門的追崇,風行於歐洲上流社交圈中。緣於歐洲人對刺繡品的癡迷,開啟了西方刺繡工藝的神奇之門,並將宮廷的奢華與之相融。

  西方刺繡與東方刺繡最大的不同在於東方人善於運用 各種繡法表現花鳥、人物和風景的自然美態,主要繡材是絲線;而西方人則偏重研究各種刺繡材料,如珍珠、羽毛、釘 珠、珠片等,繡線種類也非常豐富,有棉線、亞麻等常見的繡 材也有銀質或金質的華麗絲線。同時出於不同的美學概念, 東方刺繡追求光滑與平整,西式刺繡則講究凹凸的立體感。

  迷人刺繡工藝在CHANEL的錶盤上大放異彩,呈現最經 典的山茶花元素,刺繡大師利用細膩的絲線將花朵的輕盈 與柔軟極致演繹,從花瓣到花蕊色彩漸變,姿態逼真。錶盤圖案由法國巴黎頂級刺繡工坊Lesage設計,這間古老的刺繡 坊是法國刺繡的聖地,百年工藝在此被傳承延續。Lesage與 CHANEL的合作默契無間,更在2002年被納入品牌旗下,雙方都致力於一個共同的信念:永恆不懈地保存最傑出的手工技藝。

  CHANEL年前推出的Mademoiselle Privé Camélia Brodé刺繡腕錶同樣以山茶花為主題,採用工坊獨特的針畫刺繡工藝,以金質絲線繡成,點綴明亮的珍珠和絢爛的金箔片,共同勾勒出微妙的層次感,在墨黑色布料背景上幻化成嬌豔欲滴的花朵。

Mademoiselle Privé Lesage Camélia Brodé

直徑37.5毫米18K白金錶殼,鑲鑽562顆總重3.07克拉, 刺繡山茶花錶盤∕時間指示∕

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 42小時∕限量18枚

針畫與金線刺繡

Yves Piaget玫瑰裝飾用上5款絲質繡線以「微點畫」(micro-pointillism) 技法進行刺繡。

  針畫刺繡同時也是最複雜精細的刺繡技術之一。這項工藝源於帝制時代的中國,卻於18世紀的意大利及法國廣為流行。針畫刺繡能塑造豐富裝飾效果及精緻寫實的圖案,讓當代刺繡大師得以創造超凡脫俗的藝術傑作。刺繡針仿如精細的畫筆,小心翼翼地在絲綢上重複刺繡數千直針,猶如新印象派繪畫。遠觀錶盤,細密的縫線化為一片流金平面,針步密不可分,將光影層次展現得維妙維肖。法式刺繡工藝與鐘錶技藝的結合亦出現在Piaget Altiplano系列盤面上,其畫作由法國刺繡大師Sylvie Deschamps設計完成。藝術大師以嫻善的藝術形式,不計時間與代價,在微縮的世界裡將古老技藝得以呈現,她只使用最頂級的金質及銀質繡線,在上等的絲綢上飛針走線,以創作出最精緻的作品。這枚Piaget Altiplano Yves Piaget玫瑰花圖案腕錶也是採用針畫刺繡工藝,完成整枚錶盤圖案需要很多道工序:首先,使用刺針在白色絲綢上刺出Yves Piaget玫瑰花型輪廓,再以鉛筆描出花朵輪廓,然後使用珍貴銀質繡線廓的強化花瓣輪層次感及花瓣特寫,最後以彩色絲質繡線運用針畫刺繡工藝營造YvesPiaget玫瑰的豐富色彩層次。Yves Piaget玫瑰圖案採用自外緣至中央的繡刺方式,每一片花瓣的輪廓均以銀質Filet繡線來強化層次感。PIAGET所用的繡線是由很多細線捲在一起形成一根整線,製作難度極高,如此選材以及工藝,是為了讓腕錶可以在百多年的時間裡保持原有的色澤。5款絲質繡線從紫紅色漸變至淡粉紅色,並不時施以多重的打結針法以營造出設想的色彩層次;盛放於錶盤間的嬌豔玫瑰整體針腳細密緊湊,色彩繁複,無任何毛刺出現,可見工藝之精湛純熟。除此之外,PIAGET於錶盤融入金線刺繡,再創另一製錶界先河。

Piaget Altiplano 直徑38毫米18K白金錶殼,錶圈鑲嵌78顆明亮式切割鑽石,針畫刺繡錶盤∕

中央時、分指針∕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限量8枚

Piaget Altiplano 直徑38毫米18K玫瑰金/白金錶殼,錶圈鑲嵌78顆明亮式切割鑽石,

金線刺繡錶盤∕中央時、分指針∕430P超薄手動上鍊機芯∕分別限量18枚

  刺繡藝術的確實起源已無從稽考,但大量來自不同文化的古代文獻均顯示刺繡藝術已流傳多年,各式彩圖刺繡及不同質感的線段於綾羅綢緞上幻化出形形色色的瑰麗裝飾。貴為絲綢之鄉的中國最先掌握這種世所渴求的原材料,發展出無與倫比絲綢刺繡技術,絲綢亦順理成章成為這種巧奪天工技藝的完美畫布。

  在絲綢之路的全盛時期,刺繡扮演東西文化交流的重要角色,並在拜占庭時代進入技術發展的高峰。在十字軍東征的時代,歐洲人備受亮麗的中東刺繡所吸引,把刺繡品帶回國內,並發展自己的刺繡技術。因此,刺繡成為他們於禮儀採用的藝術品,刺繡技師更專心致志把超凡工藝運用在宗教和皇室禮服方面。

  現時,金線刺繡的技術已相當與眾不同,常運用於章紋藝術,刺繡代表城市或家族的徽號;在宗教禮儀藝術方面則 用於復修或創造旗幟及無袖長袍,亦用於制服及服裝(如鬥 牛勇士服裝或學士袍),以及高級訂製服裝。此外,藝術家、 劇院裝飾師及室內設計師亦會特別訂製金線刺繡。

  PIAGET悉心挑選金線刺繡這項從未應用於錶盤製作的 技藝,製作全新腕錶的錶盤,成果驚為天人。金線刺繡腕錶 的製作程序由把絲綢伸展和安裝在承托裝置上開始,然後進 入繪圖階段,刺繡大師在絲綢上勾劃圖案的輪廓線條,接著 以針尖製作白金線 (cannetille),這種纖細的金銀絲元素必 須先將絲綢延展,再以珍貴的金線旋轉扭曲而成。大師將白 金線繡上絲綢布料,採用絹質縫線及直針繡法,一針一線將 細節逐一呈現眼前,將3米長的絲線繡成一小段月桂葉,過程 需要耗費冗長時間,極度講求耐性。 針畫與金線刺繡 Yves Piaget玫瑰裝飾用上5款絲質繡線以「微 點畫」(micro-pointillism) 技法進行刺繡。 製作過程中,大師需要以珍貴絲線勾勒出花瓣的輪廓。

瑞士聖加侖刺繡

HUBLOT 2016年推出的Big Bang Broderie腕錶,同樣與瑞士頂級的刺繡世家BISCHOFF合作打造, 更擁有黃金錶殼款式,限量200枚。

  瑞士人對於刺繡的理解不僅建立在藝術基礎之上,同 時更偏重於工業設計。早在12世紀棉料就已經由中國引進至 瑞士聖加侖,並開啟當地的傳統紡織業;16世紀瑞士也有不 少人前去法國里昂學習刺繡技藝,但純手工刺繡的持續時間 並不長,人們便開始使用機械刺繡,大規模生產,所以聖加 侖也被稱為瑞士機械刺繡之都。如今,在瑞士人的刺繡設計 之初,都要將機械化操作的可行性納入其中。聖加侖刺繡作 為瑞士傳統工藝之一,被HUBLOT巧妙的運用在“融合的藝 術”之中。2015年,品牌選擇與瑞士頂級BISCHOFF刺繡公司 合作,推出首款Big Bang刺繡腕錶,將歐根紗刺繡從長久以 來的固有理念和傳統思維中徹底解放,以最為女性化的藤蔓 花紋藝術微妙地呈現錶盤的骷髏圖案,不論錶帶還是錶盤,都能看到在歐根紗上完成刺繡所具備的獨特魅力,並實現首 次將網狀刺繡材質搬至碳纖維錶殼之中。去年,HUBLOT以 陶瓷、精鋼、黃金3種材質豐富了Big Bang刺繡腕錶家族,並 在刺繡絲片中融入多彩絲線。2017年,HUBLOT以Big Bang Broderie Sugar Skull Fluo腕錶重新演繹刺繡工藝的古老技 法,設計打破常規,給予傳統刺繡別樣的魅力。在BISCHOFF 刺繡工坊內,工匠們依然以歐根紗為底,精心繡製阿拉伯花 飾,並大膽採用螢光色彩,打造獨一無二的全新作品,有極 地藍、向日葵、熱情粉和孔雀綠4色可選,各限量100枚。多彩 的螢光蕾絲與黑色陶瓷形成鮮明對比,細緻呈現出錶盤上的 骷髏設計,並於錶圈及盤面間鑲嵌絢麗奪目的寶石與沙弗 來石,引領奢華與時尚。

Big Bang Broderie Sugar Skull Fluo

直徑41毫米陶瓷錶殼∕錶盤上層結合碳纖維 和黑色絲綢,覆螢光黃色刺繡∕

中央時、分 及秒針∕HUB1110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 42小時∕防水100米∕限量100枚

纖柔絲綢入錶

要在超薄的蠶絲紙上將圖案打凸出來十分困難,稍一 不慎就會將蠶絲戳破。

  當我們提到刺繡,自然不能不提到作為刺繡工藝最不可或 缺卻又容易被遺忘的一個角色-絲綢。 絲綢一直被視為最珍貴的天然織物,最早於4,000多年前 在古代中國織造。絲綢最初僅限皇室御用,隨著西方對奢華織 物的需求日益增多,從而開闢了絲綢之路。此龐大的貿易網路 開通了東西方的往來。

  鑒於其深厚的歷史象徵意義及渾然天成的美感,HARRY WINSTON決定採用絲綢作為全新錶盤的背景。HARRY WINSTON 設計師開創了絲綢織造史上的先例,透過全新技術,令桑蠶在 毫無手工干預的情況下,自行織就絲錦,締造出一片精緻而細膩 的生絲區域。此生絲可謂物華天寶,經染色後便可獲得4種錶盤 底色,包括濃烈的皇家紅、銀灰、純白及雅致的宮廷粉色調。

  品牌足足花了兩年時間,才在今年掌握技術,發表Premier Delicate Silk Automatic 36腕錶。來自於中國古代的蠶絲織造,HARRY WINSTON先從飼養桑蠶開始學起,將它們放入A4大小 的盒子內,讓桑蠶在不受人為干擾的情況下長成,如此才能吐出品質符合標準的蠶絲。這些蠶絲最後會形成一片薄薄的蠶 絲紙,接著將模具放在蠶絲紙下,輕輕地在紙上把圖案打凸出來。但由於蠶絲紙異常嬌嫩,如何打出圖案又不破壞蠶絲,就成了這份工藝最大的挑戰。為了讓面盤上純天然的蠶絲能夠保 存更久,品牌還特別研製出一種完全透明的防UV塗層,塗在鏡面上盡可能減少紫外線影響。最終成品不僅有各種不同顏色的 蠶絲面盤,面盤上的圖案還有著三四種層次,讓絲綢也呈現出 令人讚嘆的立體感。

  這些已經有數百、上千年歷史,但卻因為費工費時而近乎 失傳的文化遺產,在品牌們追求工藝極致的的堅持下以藝術時 計的形式繼續發揚光大,除了為全人類保存寶貴的職人工藝之 外,也代表了藝術與鐘錶文化不可切割的緊密關聯。

絲綢一直被視為最珍貴的天然織物,HARRY WINSTON 採用絲綢作為全新錶盤的背景。

Premier Delicate Silk Automatic 36 直徑36毫米18K玫瑰金錶殼,鑲鑽2.32克拉,蠶絲浮雕錶盤∕時間指示∕

HW2008手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72小時∕限量30枚

#PIAGET #HUBLOT #HARRYWINS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