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 

  • 編輯部

CREATING DREAM 走訪機芯創作工坊AGENHOR


@採訪、撰文、攝影 GAWAINE

對多數錶迷而言,AGENHOR這個名字應該很陌生,但若是說到VAN CLEEF & ARPELS的Pont des Amoureux情人橋腕錶和HERMÈS Arceau Le Temps Suspendu時間暫停腕錶,相信大家就會有印象了。近年來錶壇出現多款詩意與創新兼具的錶款,其中多數都是出自於由專精逆跳的製錶師Jean-Marc Wiederrecht,在1999年創立的機芯設計公司AGENHOR。也因為這些錶款太令人印象深刻,很多人都以為AGENHOR只懂機芯設計。事實上,除了零件生產外,研發組裝等各種步驟才是AGENHOR得以在業界樹立自己風格的關鍵。

走進AGENHOR位於日內瓦機場附近的工坊,首先讓人感到震撼的不是曾經在這裡生產過的各種異想天開機芯,而是整個工坊內瀰漫著的自由悠閒氛圍。我在上午10點左右到訪,這理應是大家正要開始忙碌工作的時間,但我一踏進AGENHOR大門就看到三五個員工還坐在樓下餐廳聊天喝咖啡,帶著滿腹狐疑上樓找到接待我的Nicolas Wiederrecht,經過一段對談後我才意識到原來這份自由風氣正是AGENHOR創意源源不絕的關鍵。

Nicolas Wiederrecht提到公司並沒有硬性規定工時,員工們甚至可以一周只上班4天。在工坊內也沒有任何所謂的SAP標準作業流程,而是放手讓設計師和製錶師自由發揮與掌握進度。如此一來大家更有精神專注在開發產品上,也有更多時間與空間思考新點子。但並不是說大家會因為自由度高而變得散漫,Nicolas Wiederrecht點出AGENHOR是一間規模很小的公司,就因為規模小,方便大家互相聯繫,所以對內對外的溝通和反應時間都更快更直接,反而省下更多時間。從AGENHOR僅僅27名員工,其中只有3個設計師,卻可以每年推出近10個全新特殊機芯模組,就能夠驗證Nicolas Wiederrecht的說法絕非老王賣瓜。

儘管不具備生產技術,AGENHOR仍憑藉著創意與絕佳研發實力得到各大品牌認同。

或許也有人會質疑AGENHOR並不具備生產能力。我遇到創辦人Jean-Marc Wiederrecht時,他自己也強調AGENHOR並不是一間工廠,他們賣的不是生產技術,而是點子和創意。當接到來自品牌的訂單後,AGENHOR會先決定要採用哪一款機芯作為基礎機芯,接著設計模組並找廠商生產零件。他們甚至不自己修飾機芯,而是外包讓簽約配合的工匠負責打磨。直到生產和打磨完成後,AGENHOR才會自己組裝,再將成型的機芯交給品牌裝殼。儘管大家都知道AGENHOR的作法,但業界卻沒有人能效法並取代它,或是勉強搶走他的一些生意,這全是因為AGENHOR不只有創意,更具備絕佳研發實力將創意變成實體,這項優勢從他們所設計的各種實用機芯零件便可略知一二。

為HERMÈS設計的Arceau le Temps Suspendu時間暫停腕錶在2013年引起一陣關注,

許多機芯迷紛紛研究箇中機關。

細數名作

AgenEse:零摩擦的傳動輪系

說起AGENHOR過往的各種創新設計,Nicolas Wiederrecht認為AgenEse這個有著特殊結構的齒輪是最具革命性的作品。AgenEse是AGENHOR和Engrenage sans ébat的合稱,意思是零摩擦的傳動輪系。傳統上,傳動輪系的齒輪和與之相連的小齒輪,在每一個齒牙之間都會預留比真正需要的空間更寬的空隙。這是因為這些零件做出來的形狀,並不是每一次都能符合理論上該有的角度,若是沒有預留空間的話,齒輪就會卡住發生故障。那麼,預留一些空間會有什麼問題呢?如果指針很輕巧那還沒關係,但如果指針很重,其重量就容易讓齒牙在預留的空間裡晃動使指針顫動,這種狀況在逆跳或時間等式等指針需要改變行進方向的功能尤為常見。

AgenEse齒牙纖薄的一端僅僅只有0.2毫米,粗細齒牙間的間距也只有0.2毫米。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AGENHOR設計出AgenEse專利齒輪。將每個齒牙分為兩個部分,其中一端比較寬,讓齒牙有足夠傳送動力的強度,而另一端則僅僅0.2毫米粗,只有人類頭髮的1/3。而粗細齒牙的間距也只有0.2毫米寬,這個超級微細的設計讓齒牙具彈性,得以抵消齒牙角度與理論不合的缺陷,使齒輪轉動時每一個齒牙都能毫釐不差地相互接合。

專利設計的齒牙AgenEse能夠有效解決傳統齒輪齒牙間必須預留空隙而可能衍生的問題。

AgenPIT:全新擒縱調整裝置

除了AgenEse外,AGENHOR還有另一得意之作AgenPIT。這是一種全新的擒縱調整裝置。現今常見的擒縱系統微調有快慢針、鵝頸式微調或擺輪上裝有補償螺絲的無卡度游絲,但AGENHOR有著不同的見解。他們認為傳統的微調裝置都太複雜太難調整了,因此研發出結構相對單純,微調程序也簡單許多的AgenPIT。在AgenPIT上共有兩枚螺絲,其中一枚用來調整游絲長度,另一枚負責在長度調整至定位後鎖定游絲。在概念上AgenPIT依然是透過調整游絲長度來微調精準度的設計,但結構簡單許多,且僅僅只需要一枚螺絲起子即可完成所有動作,也不必像快慢針或鵝頸式微調那樣小心翼翼地放鬆游絲,因此更方便反覆校準。但可別因為結構簡單就認為AgenPIT的研發過程很輕鬆,要讓鎖定游絲牢牢固定游絲卻不影響游絲運動,必須使用特殊材質。AGENHOR當時從磨砂表面的鈦金屬到橡膠聚合物,試了數十種材質都無法成功。直到某次在因緣際會下認識瑞士軍刀供應商,閒聊之下發現那用在銼刀上那由鎳和鑽石合成的粉末摩擦力超強,足以固定游絲,這才終於實現了AgenPIT的概念。

獲得專利的微調裝置AgenPIT結構與操作都比一般傳統快慢針更簡單便利。

圖中藍色的螺絲是AgenPIT用於鎖定游絲,黑色螺絲則負責調整游絲末端的長度。

Poetic Complications:詩意複雜功能

2010年AGENHOR為VAN CLEEF & ARPELS設計的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詩意複雜功能腕錶至今仍深植人心。

藉由為一線品牌研發創新機芯而聲名大噪,AGENHOR為人所稱道的當然不會只有AgenESE和AgenPIT這兩項被普遍運用的設計,許多機芯的創新功能甚至比前述兩種知名度更高,其中又以為VAN CLEEF & ARPELS量身打造的幾款詩意複雜功能最令人印象深刻。

安裝在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逆跳模組上的兩枚男女指針因尺寸過大,AGENHOR必須使用全新製作技術確保其逆跳功能正常運作。

雙方合作在2010年來到顛峰,當年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一鳴驚人奪下日內瓦鐘表大賞最佳女錶。這款腕錶以巴黎的情人鎖橋為發想,在面盤的橋上有著一男一女,分別代表時針及分針且具有逆跳功能。男女每天會在橋中央碰面兩次,並在時間到點後瞬跳回到橋下。在研發這款腕錶時,AGENHOR是以JAEGER-LECOULTRE的Cal. 846為基礎,這枚機芯尺寸偏小,如何驅動兩枚超大的人形逆跳指針就成了大問題。AGENHOR為此特地向半導體產業取經,用微電機技術中LIGA技術製作許多逆跳模組內的許多零件。這項技術可以更精密切割零件,在機芯與模組接合之處的齒輪除了嚙合外,還有具備緩衝作用,確保模組與主要機芯緊密結合不會鬆脫,即使大尺寸指針強力的逆跳也能正常運作。

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代表時針的女孩會在逆跳前微微跳動,

調整背後凸輪的位置。

而當這款逆跳模組即將完成時,AGENHOR才發現他們無法讓情人橋上的男生和女生同時逆跳,這對如此羅曼蒂克的一款腕錶而言絕對是一大缺憾。因此AGENHOR又重新開發了一個完整的逆跳結構來解決確保代表時分針的男女雙方會在同一時間逆跳。雖然這個系統仍有個小缺陷,代表時針的女孩會在兩人靠近接吻的瞬間微微跳動一下,藉此讓控制逆跳的蝸形凸輪來到正確位置。儘管如此依舊瑕不掩瑜,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情人鎖橋腕錶仍被許多女性視為近年來最浪漫的作品。

由AGENHOR所研發的機芯總會有部分零件特別鏤雕具有浪漫意象的圖案,作為品牌象徵。

年度新藝

自從2010年Lady Arpels Pontdes Amoureux 腕錶大鳴大放後,AGENHOR每年都有新作品問世,但似乎還沒有哪一款能像今年為所開發的AgenGraphe如此受到專業玩家關注。這枚AGENHOR的第一枚自製計時機芯在今年巴塞爾鐘表展上隨著的Visionnaire Chronograph一同亮相,登時引起整個鐘錶界的討論,因為這是一款製錶界首創時分針、計時秒針、計時分針與計時時針皆同軸的計時腕錶。

為Lady Arpels Pont des Amoureux開發的逆跳系統,

在日後也被沿用在Poetic Wish腕錶上。

之所以能把所有指針集中在中心,得歸功於AGENHOR之前幫 DTZ腕錶所設計的機芯,當時為了符合錶款概念而研發出一款中空,傳動輪系全部圍繞機芯圓周配置的機芯,讓AGENHOR 如今有足夠的空間在機芯正中央塞進層次與結構極為複雜的計時模組。然而,真正厲害的是AGENHOR讓計時時針與分針以瞬跳方式行進,而不是像一般計時腕錶隨著秒針慢慢滑動。他們的作法是採用與逆跳功能類似的結構,以蝸形凸輪和槓桿來控制指針瞬跳。不同的是其槓桿額外與一支棘爪相連,當蝸形凸輪轉到盡頭讓槓桿落下時,槓桿會帶動棘爪將控制計時分針的齒輪前進一格完成瞬跳。

FABERGÉ Visionnaire Chronograph 直徑43毫米灰黑色DLC鍍膜鈦金屬與黑色陶瓷錶殼/時間指示,計時功能,計時分針與時針瞬跳/AgenGraphe 6361自動上鍊機芯,動力儲存60小時

然而,指針同軸加上瞬跳還不是這款機芯最創新之處。畢竟積時指針瞬跳還有其他品牌做過,AgenGraphe之所以與眾不同是在於它的離合裝置。基礎上它是以水平離合運作,但卻融入了垂直離合靠摩擦力帶動的概念。從設計圖上可以看到計時秒針輪和用來連結秒針輪的中介齒輪外圈是沒有齒牙的,計時啟動兩個齒輪嚙合時是靠摩擦力互相帶動。但因為兩個齒輪平行排列,需要更大摩擦力才能運轉,因此AGENHOR再度啟用開發AgenPIT時所用的特殊材質銼刀表面的粉狀聚合物,增加齒輪表面磨擦力。如此一來Agengraphe便不會發生一般水平離合常見齒輪嚙合不順的狀況,卻又具備水平離合方便安裝拆解的優勢。

AgenGraphe以477枚零件組成,在概念和設計上都是錶壇難得一見的創新之作。

從2013年開始自主設計機芯,4年間AGENHOR已變化出Poetic Wish三問報時、 DTZ等創新高複雜機芯。如今又有AgenGraphe青出於藍,只能說這間公司崇尚的自由風氣真的能幻化出無限創意。

因為有之前曾開發過中空的機芯作基礎, 讓AGENHOR

只需要設計能夠塞進中空機芯的計時模組即可。

離合齒輪周圍沒有齒牙,而是鋪上與銼刀表面相同的粉狀聚合物,依靠磨擦力彼此帶動。

#AGENH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