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erek Wong

探索PARMIGIANI製錶傳奇


A WATCH LOVER’S PILGRIMAGE

探索PARMIGIANI製錶傳奇

在大財團鼎足而立的腕錶業,要以私人品牌之姿營運,對任何人來說,都是極大的考驗,PARMIGIANI卻是當中的例外。相比起其他擁有過百年歷史的品牌,PARMIGIANI於1996年才成立,距今才不過22年,但憑著獨特的製錶精神及精湛的製錶工藝,品牌很快就成為錶壇中最受人讚賞的品牌之一。在巴塞爾錶展後,我坐了兩個小時的旅遊車,來到PARMIGIANI的所在地Fleurier,探索一下品牌的製錶發展,以及高超工藝背後的奧秘,深深感受到要令一個品牌、城市甚至國家,成為腕錶業舉足輕重的一分子,所需要投入的心血、資源以及時間,絕對比你我所想像的更多。

大師的生涯頂峰

PARMIGIANI由傳奇大師Michel Parmigiani於1996年創辦,然而實際上早於1976年,Michel已於Covet開設自己的製錶坊Mesure et art du temps,從事古董時計收復的工作。當年由於正值石英風暴,很多人都離開了傳統的機械錶行業,而Michel則力排眾議,繼續自己收復古董錶的事業。閒暇時,他就發揮自己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致力設計搭載複雜功能的作品。

到了1980年,Michel已憑藉為多個博物館收復古董時計而名聲日隆。當年,山度士家族基金會(Sandoz Family Foundation)更對其信任備至,委託他負責維修包含多枚動偶時計和時鐘的珍藏系列Collection Edouard Marcel Sandoz。同時,基金會也發掘到Michel在製錶方面的過人天賦與才能,鼓勵他成立屬於自己的製錶品牌。終於在1996年5月29日,屬於Michel的品牌PARMIGIANI FLEUERIER正式成立,標誌著他的製錶事業到達了頂峰。

1.今次旅程的其中一站包括為PARMIGIANI提供機芯的Vaucher製錶廠。圖為製錶師正在裝嵌品牌今年SIHH推出的新作品Kalpagraphe Chronomètre。

2.在山度士家庭基金會的協助下,Mr. Michel Parmigiani於1996年成立了自己的品牌PARMIGIANI。圖為他與基金會的主席Mr. Pierre Landolt(圖左)合照。

3.除了修復古董鐘錶,Michel於腕錶製作及設計尚同樣才華洋溢。品牌並於1999年創作出首款作品Kalpa Hebdomadaire。

4.Michel以修復古董鐘錶而嶄露頭角。時至今日,品牌的總部仍舊設有古董時計修復中心,並從這些珍品當中吸取設計靈感。

獨立精神的展現

PARMIGIANI作為一個私人擁有的製錶品牌,於製作上擁有全權的自由度,加上Michel多年來於製錶上的才華以及堅持,故此每一枚PARMIGIANI的作品,都可看到與眾不同的氣質。值得一提的是,PARMIGIANI同時是業內少數具備製造所有腕錶部件實力的品牌,單是這一點,已值得喜歡腕錶的朋友到他們的廠房探索一下。在山度士家族基金會的協助下,PARMIGIANI的腕錶得力於5個不同的廠房,為其製作一切所需的部件。而眾所周知,品牌的皮革錶帶也是由頂級品牌 HERMÈS提供的。今次參觀的第一站,我們來到位於La Chaux-de-Fonds的Les Artisans Boîtiers 以及Quadrance et Habillage,它們分別負責為PARMIGIANI生產錶殼以及錶盤。

5.Les Artisans Boîtiers為PARMIGIANI提供旗下腕錶的錶殼。

6.工匠們正在為Tonda腕錶的錶殼拋光。

7.廠房設有CNC機器,處理一些難以利用人手完成的工序。

8.在正式生產前,廠房會先製作一些雛形錶殼,以評估和調整最後的成品。

9.廠房對錶殼的所有細節均是一絲不苟。在完成製作後,工匠還需要小心地作檢查,將所有塵埃和雜質清除。

一絲不苟的錶殼製作

Les Artisans Boîtiers是一所專門製作錶殼的廠房,在2000年5月被山度士家族基金會收購。廠房不僅設備先進完善,也有資深的工匠助陣,當錶殼遇到需要依靠人手製作或修飾的時候,他們就發揮重大作用。不僅如此,Les Artisans Boîtiers還有專門的研發部門,除了可完成客戶給他們的項目,同時還可作自己的研發和改善工作,務求令錶殼的最後成品得以盡善盡美。舉例,PARMIGIANI旗下Kalpa、Tonda和Bugatti系列的錶殼,形狀獨特之餘,並且多邊多角,設計師需要先使用3D立體軟件 (CAD),經過一輪嚴謹精密的計算,才可生產出最理想的成品。幸好Les Artisans Boîtiers擁有專門的CNC機器,一些人手肉眼難以完全掌握的工序,可利用它們來協助。這次PARMIGIANI還讓我們參觀工匠們的工作室。他們每個都對工序顯得駕輕就熟,並且分工合作。像我參觀的時候,一位工匠就正在為一些Tonda腕錶錶殼拋光。只見他小心翼翼的,在機器面前反覆打磨。在一般人眼中已是理想的成品,仍難以逃過工匠先生的法眼,堅持要把錶殼拋光至標準所要求。望著那些反光得閃爍刺眼的作品,你就會明白為何懂錶的人都對PARMIGIANI的腕錶推崇備至。

10.設計師正利用軟件,謹慎地設計和計算Bugatti腕錶錶殼的各個細節。

11&12.Quadrance et Habillage內同樣設有CNC機器,用以製作錶盤基座和鍍鋅。其後還需要上漆或電鍍進行着色。

13&14.最後,工匠們還需要為錶盤貼上以黃銅製的時標。

不可小覷的錶盤細節

在錶殼廠房的同一座大樓內,還設有錶盤製造廠Quadrance & Habillage。它於2005年成立,並併入PARMIGIANI的製錶中心之內,擁有15名員工。很多人都覺得腕錶的靈魂在於機芯,但其實錶盤也非常重要,不僅是設計美觀與否的問題,就連其佈局以及處理的細節,也決定著一枚腕錶質素之高低。在參觀Quadrance & Habillage之前,我一直低估了錶盤製作的複雜程度。廠方首先會以CNC機器,為錶盤作「熱浸鋅」,即將金屬錶盤浸入溶化的鋅液中,表面會產生兩層鋅鐵合金,及蓋上一層厚度均勻的純鋅層,隔絕錶盤氧化的機會。其後,工匠就會把錶盤以特製的器具穿起冷卻。緊接著,工匠就會開始替錶盤上色,並加上透明或有色塗漆,以保護錶盤。當錶盤預備好後,工匠就會進行裝嵌的步驟,例如錶盤上的一些裝飾以及時標等等。這次參觀的時候,工匠正好在鑲嵌時標。他們要將黃銅製的條狀,由錶盤正面穿到後面,並用特製的工具,將多餘的黃銅壓平磨走,從而將時標牢牢固定。這步驟看似簡單,但當日工匠可是萬分專注的在處理,因為稍一不慎,時標就有機會移位或破爛,而只要一個位置不及規格,以PARMIGIANI這樣著重工藝質素的品牌而言,肯定整個錶盤需要報銷,正所謂「魔鬼在細節」,這樣的小處綜合起來,就是一枚腕錶的成敗關鍵。

保存歷史 傳承工藝

在參觀過錶殼和錶盤廠房後,我們坐車來到離La Chaux-de-Fonds約45分鐘車程的Môtiers,參觀Musée régional du Val-de-Travers博物館。Môtiers在300多年前以前,製錶業便開始於那裡萌芽。當年因為侏羅山谷水源豐富,更慢慢地有小溪匯聚成河流,於是便令該區的經濟,逐漸從農業轉型至工業,製錶業就是其中之一。而鄰近的Fleurier,亦即PARMIGIANI重部的所在地,後來也成為對華貿易的重鎮。在博物館裡,人們可以看到一些由當年一直保留至今的古老建築。其中館方更特別將當年製錶匠的工作地方重現,讓人們感受到當年Môtiers的製錶業是多麼的興盛。話說當年由於該區經濟發達,吸引不少人從法國、德國及英國移居當地從事製錶。他們白天務農,晚上則於自己的私人工坊內製作腕錶。Michel Parmigiani於1964年認識一位仍於當地以半務農半製錶維生的先生,並把他的工具保存下來,現時於博物館內展出。同時,博物館內還展出了不少由該區生產的時鐘。其中一座綠色的,更是1790年Môtiers大教堂所使用的大鐘,造工精細之餘,亦極具歷史價值。同時,Môtiers亦是孕育製錶大師的搖籃,巨擘如Ferdinand Berthoud、Pierre Jaquet-Droz以及Abraham-Louis Breguet等,都曾於那裡學習製錶。在博物館內,大家還可以欣賞到由PARMIGIANI收復工坊維修好的古董時計,以及其他珍貴作品,包括一批原先希望運送到中國,然而於途中受海水淹浸報銷的懷錶。

15.Musée régional du Val-de-Travers特別還原當年一位名叫Albert Bernet的製錶匠的工作坊,讓後人感受到當年錶匠們是在怎樣的環境下工作。

16.不少Val-de-Travers的製錶匠擅於製作時鐘,博物館特別將他們的作品保存下來,讓後世了解。

17&18.博物館同時還展出Val-de-Travers內所製作的錶盤及懷錶等。

深入機芯製作腹地

午飯後,我們來到Fleurier的Vaucher Manufacture Fleurier,也就是PARMIGIANI的機芯製作廠房。它除了替PARMIGIANI生產機芯外,也有替其他知名品牌服務,在業界中享有很好的名聲。今次負責接待我們的Julien,本身就是那裡的製錶師。Vaucher除了擁有製造機芯的實力,也可以為客戶提供機芯設計服務。首先,一組設計師會利用軟件設計出機芯的雛型,之後就會交由另一組員工計算生產成本。當一切都確保無誤後,一顆新機芯就可正式投產了。

19.位於Fleurier的Vaucher機芯廠為PARIMIGIANI提供旗下腕錶所搭載的機芯。

20.同樣,Vaucher的設計師會先利用軟件設計機芯,然後才進行之後的工序。

21.雖然擁有高科技的儀器輔助,然而Vaucher機芯廠仍然會將部分工序,交由旗下的製錶匠完成,令成品展現人性化的一面。

此外,Vaucher還可以進行切割、打磨及組裝等工序,堪稱「一條龍」服務,也難怪有一個知名品牌將80%的機芯,都交由這裡生產。Vaucher購置了多部高科技且高效能的機器。例如HSM 400,就負責製作機芯的機板。當機板準備好後,還會有專人將多餘的物質和塵埃清除。而單是切割的部分,廠方亦擁有多部專門的CNC機器分工負責。據Julien透露,這些機器全部有一位員工操作,分別負責切割機板、夾板及其他部件。一般而言,這些機器每40分鐘就可切割出250塊機板。同時,因為切割貴金屬比精鋼更為複雜,Vaucher亦特別安排一部CNC機器專門負責,所需的時間也相對較高。而機板組裝方面,Vaucher也能夠做到自動化。像參觀當日,我們就看到另一部CNC機器,專門負責組裝,而且速度驚人。它可以兩分鐘將所有寶石裝嵌、大概6至7分鐘就可將整個機板的小部件完全裝好。Julien指出,如果用上全人手的話,所需的時間將高出10倍。

走到Vaucher廠房的另一處,就是打磨部門的工作重地。舉凡日內瓦波紋、珍珠圓點紋、太陽放射紋及內倒角打磨等,通通都難不到那些資深工匠的巧手。而打磨部門旁邊的裝嵌部門,就負責將寶石及其他部件以人手裝嵌。這部門的所在地靠近太陽照射的地方,方便工匠在天然光充沛的環境下工作。Vaucher製錶廠同時還添置了一部CLA chronométrie機器,可同一時間測試500枚機芯的性能,全球暫時只得兩部。這次我們幸運地獲准進入Julien工作的地方參觀,也就是製作複雜功能腕錶的工作坊。那裡被劃為兩個部分,一部分負責組裝機芯,另一部分則負責整枚腕錶的組裝。參觀當日,錶匠就正在組裝PARMIGIANI今年SIHH發佈的首枚自製計時碼錶Kalpagraphe Chronomètre。它所搭載的PF362機芯,其實就是由Vaucher的VMF 6710導柱輪計時機芯調整而成。而早於2014年,Vaucher就生產出VMF 3024機芯,證明廠房擁有製作飛行陀飛輪的實力。

22&23.在複雜功能工作坊內,製錶師們同力合作,一部分負責組裝機芯,一部分則負責整枚腕錶的裝嵌。

24&25.單是部件的切割,Vaucher已購置多部CNC機器專門負責,以提供效率。

26.除了機芯製作,打磨同時亦是Vaucher的拿手工藝。

製錶名城 足跡處處

Fleurier除了是PARMIGIANI總部和Vaucher製錶廠的所在地,更擁有屬於自己的時計認證Qualite Fleurier,即一般俗稱的「QF認證」。旅程的尾聲,我們造訪辦公室位於市政廳的Fleurier Quality Foundation,和那裡的負責人見面。「QF認證」其實是2004年由PARMIGIANI和其餘兩個品牌一同成立,檢測非常嚴格。送往受測的機芯,除了需要100%瑞士製造,還必須先得到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COSC)。此外,受測機芯的打磨也需要具備一定水準,並需通過包含多個項目的「Chronofiable測試」。最後一關名為「Fleuritest」,機芯會被置於一機器內,進行24小時的模擬佩戴測試。要最終獲得「QF認證」,機芯每日的誤差要在0/+5秒。要知道即使已是業界品質保證的COSC,其誤差範圍也長至-4/+6秒,可想而之能獲得「QF認證」,殊不容易!

27&28.位於品牌總部內的古董時計修復中心,收藏著多枚稀世珍品。圖中的這枚檯鐘造工極為細緻,內裡還藏著一頭生動的金造猴子。

29.Fleurier Quality Foundation擁有專屬的儀器,為腕錶進行Qualite Fleurier所需的檢測。

30.參觀當日,Michel的徒弟還為大家展示一枚經復修的Perrin Frères懷錶。

31.在古董時計修復中心內,資深錶匠們努力的進行修復工作。這些古董同時還為品牌提供創作靈感。

旅程的最後一站,我們來到位於PARMIGIANI總部內的時計修復中心。它是由Michel Parmigiani所親自創立。那裡除了擺放著不少珍貴的古董時計,還有專職的錶匠負責修復工作。參觀當日,Michel的徒弟Pascal就親自為我們示範和講解一些時計的運作。同時,修復中心還會為藏品的歷史、創作人及創作年份、所有零件以及技巧參數,作詳盡的紀錄。難得的是,這些古董時計購入時,其實都沒有任何使用說明,需依靠品牌自己去研究。記得兩年前Michel來港,就帶同一些珍貴的藏品給媒體欣賞,包括一個自鳴鳥唱盒,至今仍印象深刻。今次能以參觀修復中心作結,可說是為旅程畫上完美句號!

#PARMIGIANI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