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部

BALL Watch | 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 傳承冒險家精神

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的設計靈感源自百年前南極探險家Ernest Shackleton爵士,他大無畏的冒險精神深深感動BALL Watch,並與品牌挑戰最惡劣環境的製錶理念相同。



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鑲嵌14支微型氣燈,在最嚴苛黑暗的環境中依然能清晰讀時。搭載獲得瑞士天文台認證的自動機芯,54小時動力儲存,可從鏤空後底蓋欣賞機芯的運作。採用特製耐寒機芯油,加上專利的Amortiser®耐震系統通過吸引意外碰撞時的衝力,就算是在冰封極地,腕錶精準度亦免受影響。




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鑲嵌14支微型氣燈,在黑暗的環境中也能清晰讀時。


從後底蓋鏤空處可以看到機芯的運作,以及限量編號,備有54小時動力儲存。


腕錶機芯油在每枚機械機芯中都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它能作為潤滑劑,減少機芯中不同配件所產生的互相摩擦,否則,各機芯配件會因摩擦而很快耗損,進而影響手錶的準確程度。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配備特製的瑞士腕錶機芯油,即便在極低溫度的惡劣環境下,依然精準可靠。


具有專利註冊的Amortiser®防震裝置以一個防磁保護圈將機芯包裹著,能有效吸收由側面撞擊而產生的震盪,減少對手錶精準度的影響。


Amortiser®防震裝置,以防磁保護圈將機芯包裹著,能有效吸收撞擊震盪。


Engineer Master II Endurance 1917自動系列腕錶

直徑45毫米不鏽鋼錶殼/時間指示、日期顯示/ BALL RR1108自動上鍊機芯、儲能54小時/防水100米/限量1,000只/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