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部

FERDINAND BERTHOUD | 芝麻鍊陀飛輪FB-T.FC機芯的終極版本 Chronomètre FB 2T精密時計

2015年FERDINAND BERTHOUD發布具備八角形錶殼的Chronomètre FB 1,搭載卓越芝麻鏈陀飛輪機芯FB-T.FC,經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COSC),而且擁有優越的幾大特色,分別是芝麻鏈及懸吊式圓錐輪裝置、直接驅動中央秒針的陀飛輪以及特殊的儲能顯示機制。其中芝麻鏈加上均力圓錐輪裝置,能夠輸出穩定平均的動力,從而提升腕錶精準度,是航海鐘的標準配備,由裡到外重現貝爾圖大師兩百年前的製錶神髓,2023年品牌以此機芯為主角,推出限量發行38只的最終版本,也是此枚機芯首次搭載於圓形錶殼中。


在製錶工坊開立之前,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精密時計公司董事長卡爾-弗雷德里克·舍費爾(Karl-Friedrich Scheufele)的目標就已十分明確:提供延續製錶大師費爾迪南·貝爾圖(Ferdinand Berthoud)作品理念的當代時計創作。於是,Chronomètre FB 1精密時計便於2015年誕生。這首個精密時計系列為懂得鑑賞的內行收藏家提供了另一種高級鐘錶的創作視野:超卓的時計,搭載100%品牌自製機芯、經官方認證的精密天文臺錶、配備陀飛輪和圓錐輪-芝麻鏈,並採用特殊的立柱式結構。採用八角形錶殼的FB 1.1精密時計還受到專業人士的熱烈讚賞,推出後才一年就獲頒金指針獎,這是瑞士日內瓦高級鐘錶大獎賽的最高殊榮。2023年,這枚機芯將限量發行38枚,並首次裝載於圓形錶殼中,推出Chronomètre FB 2T精密時計最終版本。


FB-T.FC-2機芯以六根立柱結合多枚夾板,其中三枚以藍寶石水晶打造而成,更能展現機芯內部結構。



Chronomètre FB 2T.2精密時計

直徑44毫米18K玫瑰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53小時儲能指示/黑色緞面錶盤/FB-T.FC-2手上鍊芝麻鍊陀飛輪機芯、COSC天文台認証/防水30米/機芯限量38枚/


Chronomètre 2T.2-1精密時計

直徑44毫米18K玫瑰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53小時儲能指示/鍍釕緞面錶盤/FB-T.FC-2手上鍊芝麻鍊陀飛輪機芯、COSC天文台認証/防水30米/機芯限量38枚/


機芯內部主要零組件,如發條盒跟均力圓錐輪是倒置的,也就是懸吊方式建置,只有單邊固定。


錶迷與手上鍊機芯最常互動的模式,應該就是為機芯上滿動力。上鍊的作用旨在靠手動旋轉使發條旋緊。FB-T.FC機芯配備了一種所謂的“圓錐輪-芝麻鏈”恆定動力裝置,其運作方式與眾不同:上鏈並非在發條匣上進行,而是透過位於圓錐輪中央的差速齒輪帶動。這種機制可增加上弦所需的動力。因此,只需旋轉錶冠70圈便能為發條匣的發條上滿弦,整個上鏈過程十分順暢輕柔,毫不費力。 而且錶冠的直徑9毫米,便於輕鬆握旋。此外,錶冠還具備一個安全裝置,可防止機芯被過度上鏈。因為隱藏在這個所謂的“可分離”錶冠內的測力彈簧可限制傳遞到動力機構的扭矩。換言之,如果為機芯上弦所需的應力超過允許值時,測力彈簧就會自動脫離,從而防止錶冠帶動上弦小齒輪。如此一來,可防止過度上弦而導致機芯損壞。


圓錐輪-芝麻鏈


FB-T.FC機芯的驅動機制採用一個倒置的圓錐輪和一個發條匣,兩者均懸置,並由一條芝麻鏈連結,確保在長達53小時的動力儲存期間保持恆定的動力。



旋轉錶冠的動作啟動了接續的動力傳輸,邀人來探索各個不同機械的運作,這些精密準確的運轉使每顆機芯均獲得瑞士官方天文臺測試機構(COSC)認證為“天文臺錶”。通常平均每日誤差僅介於-1/+2秒的走時精度,Ferdinand Berthoud精密時計的精準性能遠遠超過COSC所要求的標準。為了達到如此驚人的走時精度,FB-T.FC機芯的驅動機制採用一個倒置的圓錐輪和一個發條匣,兩者均懸置,並由一條芝麻鏈連結,確保在長達53小時的動力儲存期間保持恆定的動力。設於發條盒蓋上方,馬爾他十字(Croix de Malte)限緊裝置可限制主發條上鏈的圈數,只運用發條最穩定的部分。雖然發條本身可繞轉至八圈,但馬爾他十字只允許它轉六圈,得益於該裝置所具備的六齒輪廓。馬爾他十字的最後兩次限緊運作可防止主發條向齒輪系傳輸過多(剛上滿鏈後)或過少(動力儲存快耗光時)的能量。

Chronomètre FB 2T.1精密時計

直徑44毫米18K白金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時間指示、53小時儲能指示/藍色緞面錶盤/FB-T.FC-2手上鍊芝麻鍊陀飛輪機芯、COSC天文台認証/防水30米/機芯限量38枚/



Chronomètre FB 2T.1精密時計的大型陀飛輪裝置以一根藍色錶橋固定。


中央秒針陀飛輪

在長達53小時的整個動力儲存期間,這股恆定動力被傳送到擒縱機構,這是一個帶動中央秒針的陀飛輪,此裝置具有專利。設於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框架直接觸動秒輪,歸功於位在該軸上的一個齒輪,因其直徑及特性與秒輪完全相同。因此,這兩個齒輪在60秒內完成一圈旋轉:秒輪順時針旋轉,而陀飛輪則逆時針旋轉。也因此,這特殊的構造大大優化了動力的傳輸,因盡量減少所需的齒輪數量,從而降低了輪系相互摩擦可能導致運作不規律的風險。極其細長的中央秒針因而極度精準且出奇穩定地指示出秒鐘,正如畢生致力於追求精準度的製錶大師所創造的測量經度之鐘錶。


設於6點鐘位置的陀飛輪框架直接觸動秒輪,歸功於位在該軸上的一個齒輪,因其直徑及特性與秒輪完全相同。


動力儲存顯示:設於錶盤側的原創機制

儲能指示裝置是一大特色,它以懸吊式錐形傳動搭配螺旋發條所組成,是個十分複雜精密且通過專利的獨創設計,以無與倫比的精準度來顯示動力儲存狀態。此機制透過一個大直徑的驅動輪直接連接發條盒,靠主發條上鏈旋緊及鬆開的運作,使截面錐型立體裝置在一個固定於主夾板的螺釘軸上無止境地上上下下。錐體上置有一個感測器,也就是一支頂端裝有紅寶石的桿臂,能感測到錐體向上和向下運作的位置。當機芯上滿鏈時,錐體位於螺釘軸的頂部,而感測器桿臂則位於錐體底部(其直徑最寬的位置)。隨著發條逐漸鬆開,錐體自轉並沿著螺釘軸下降,感測器桿臂則相對位於錐體直徑漸減的位置,並因而逐漸靠近螺釘柄軸。感測器桿臂因此進行了大約15°的旋轉,正如下方位於同一軸上的齒條一樣。齒條將機芯的動力儲存狀態傳遞給位於錶盤側的指針。

儲能指示裝置是一大特色,它以懸吊式錐形傳動搭配螺旋發條所組成,是個十分複雜精密且通過專利的獨創設計,以無與倫比的精準度來顯示動力儲存狀態。


獨具一格的立柱式機芯結構

這些創新設計用於建造一種極其特殊的結構,此機芯建構彰顯出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精密時計中心意欲提供延續費爾迪南·貝爾圖大師作品理念的當代時計系列。效仿大師的垂直建構手法,製錶工坊採用以六根立柱組成的結構,向製錶大師設計的航海鐘致敬,同時為FB-T.FC機芯提供當代高級製錶領域前所未有的技術和美學表現空間。

FB-T.FC-2機芯以六根立柱結合多枚夾板,其中三枚以藍寶石水晶打造而成,形成機芯主結構,內部主要零組件,如發條盒跟均力圓錐輪是倒置的,也就是懸吊方式建置,只有單邊固定。


客製化外觀部件

38枚最終版本FB-T.FC-2機芯將用來搭載這個Chronomètre FB 2T精密時計系列。本系列時計的特色是配備了三個藍寶石水晶半夾板,半夾板經倒角打磨和雕刻潤飾,並由拋光精鋼立柱予以固定,因此可透視機芯的主要機構,及其手工打磨的噴砂飾面,其低調簡約的風格使整體看起來特別有現代感。品牌將為此機芯推出三款不同的外觀設計:型號FB 2T.2的18K玫瑰金款搭配黑色緞面錶盤、型號FB 2T.2-1的18K玫瑰金款搭配鍍釕緞面錶盤,以及型號FB 2T.1的18K白金款搭配藍色緞面錶盤。這三個錶款將激發收藏家的創意靈感,因為他們將有機會為這款“最終版本”創造獨屬於自己的訂製時計,選擇他們想要的錶殼材質、錶盤顏色及飾面、皮革錶帶。不過,錶殼的形狀還是有所限制,此FB 2T系列僅限提供圓形錶殼,圓形錶殼於2020年在FB 2RE均等上鏈時計系列推出。

錶殼結構跟樣式傳承自航海鐘,以類似的造型及模塊式組合結構製作而成,因此具備耐震、堅固、強悍特性以及顯露出大無畏精神的風格樣貌。


原籍瑞士塔威山谷(Val-de-Travers)的製錶大師費爾迪南.貝爾圖(Ferdinand Berthoud, 1727 ∼ 1807 年),在18歲時移居巴黎成為製錶工匠,不久後在善用天賦加上熱情理想,著作出多本被奉為圭臬的鐘錶技術論著,同時他在航海天文鐘的設計和製造,有著偉大成就與傲人成果。


二十一世紀初,Chopard蕭邦錶集團聯合總裁卡爾—弗雷德里克.舍費爾(Karl- Friedrich Scheufele),在蕭邦製錶廠裡成立名為L.U.CEUM的私人鐘錶博物館。在許多館藏當中,有數個出自Ferdinand Berthoud大師之手的精彩傑作,總裁覺得如此出色的歷史作品,若就此中斷實在非常可惜。於是徵招了集團裡多位頂尖製錶人才後,於瑞士塔威山谷創立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精密時計中心,致力把貝爾圖大師畢生追求的精密時計理念轉化為當代製錶典範,就此Ferdinand Berthoud往日榮光再次閃耀於高級鐘錶舞台。



製錶大師費爾迪南.貝爾圖(Ferdinand Berthoud,1727–1807 年),被尊稱為航海天文鐘之父。


十八世紀初是人類致力於征服海洋的時代,也是海上霸權興盛時期,在那個沒有精密儀器跟GPS導航設備的年代,能夠精準計算經度的航海鐘,是判別正確航向的最重要工具。因此英國跟法國均使出渾身解術,促使製錶師傾力實驗創新技術,以開發出既可靠又精確的航海鐘,就算船艦隨波搖晃、溫度劇變加上惡劣氣候,也必須保有絕佳精密可靠特性。


在此時空背景驅使之下,貝爾圖大師潛心努力研發航海鐘,他打造的6號和8號航海鐘於1768∼1769年間在海上試用,獲得空前成功。因此他受到法國國王路易十五御封為「國王及海事領域的鐘錶機械大師」,並受皇室委託製造 20 個精密航海鐘。


費爾迪南.貝爾圖大師所製作的航海鐘 6 號。


這些航海鐘於18世紀末被用在眾多航海測繪製圖與水文測量等任務中,促使多項重大科學突破並對後來的歷史產生了長久深遠的影響,貝爾圖大師可謂居功厥偉。除此之外,他還身兼英國皇家學會及法蘭西科學院成員,在當時堪稱是站在最頂端的製錶大師,因此跟同時期大師 Pierre Le Roy 並稱航海天文鐘之父。


為了將貝爾圖大師畢生追求的精密時計理念轉化為當代製錶典範,同時傳承大師的精巧設計與偉大發明,位在瑞士塔威山谷的 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 精密時計中心,於 2013 年開始,從貝爾圖大師創製的航海鐘擷取靈感,再結合源遠流長的精湛工藝和最先進的尖端技術,每年僅精雕細琢地生產數十枚卓爾時計,而且每一款均經過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的「精密時計」。

瑞士塔威山谷設立了Chronométrie Ferdinand Berthoud 精密時計中心。


這些限量製作的精密時計,搭載著經過多年探究與研發的獨特機芯,共同特徵是採用航海鐘的立柱式結構,以 6~10 根金屬立柱結合多片夾板,形成機芯主結構體。動力型式也採用跟航海鐘相同的均力圓錐輪及芝麻鏈裝置,發條能量透過芝麻鏈傳輸, 再經過均力圓錐輪將能量均等化之後輸出均衡動能,達到走時精確之目的。而且每一枚時計均遵循最嚴苛的品質標準來設計、製造及手工精修潤飾,並經過嚴格的品質檢測,這是品牌對追求精確度和卓越品質的現代製錶定義。

依循上述的嚴格準則,精密時計中心在2015年成功發表首款 Chronomètre FB 1 系列精密時計,接著在於2020年推出 Chronomètre FB 2系列精密時計。這些錶款在問世不久便受到全球一致認同肯定,以目前全球最權威的日內瓦大賞(GPHG)來說, 在 2016年FB 1.1錶款獲得最大賞的「金指針」獎,2019年FB 1-Carburised steel regulator拿下「最佳精準時計」大獎,接著2020年FB 2RE再次獲頒「最佳精準時計」大獎。短短幾年獲此多項殊榮,品牌備受推崇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2020年榮獲 GPHG「最佳精準時計」大獎的 Chronomètre FB 2 精密時計。


蕭邦錶集團聯合總裁卡爾—弗雷德里克.舍費爾,也是 Ferdinand Berthoud 品牌創辦人。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