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部

HYT | 螢光衛星凸顯Tourbillon Conique中置錐形陀飛輪律動之美

HYT最新發表的Tourbillon Conique中置錐形陀飛輪腕錶充分利用了液態顯時的獨特設計,錶盤中央完全讓給了陀飛輪發光發亮的舞台,這並不是一個形容詞而已,三顆充滿螢光液體的小圓球,隨著錐形陀飛輪三種不同速度的轉動,猶如衛星般在錶盤上面上演令人目不轉睛的奧妙微型宇宙。

要說機械腕錶最引人入勝的結構,當屬陀飛輪莫屬,其將整個擒縱系統框架起來,一分鐘旋轉一圈的微妙結構,讓人全面領略機械律動之美。之後陀飛輪結構開始雨後春筍般百花齊放,由平面旋轉,演化成雙軸、於至多軸的構成球體方式,或是從單一陀飛輪到雙陀飛輪甚至是多個陀飛輪同時在錶盤上攜手共舞,1+1大於2的鑑賞樂趣。錶壇唯一以液態顯時的HYT,找來了天才製錶大師Eric Coudray,擁有球體陀飛輪之父美名的Coudray,合作過的品牌包括了積家、PURNELL和MB&F等,製作過許多傳奇陀飛輪腕錶。HYT這次找來Coudray,將舞台中央,也就是所謂的C位,當仁不讓都給予了以不同的速度旋轉的錐形陀飛輪。


獨步錶壇的液態顯時

為了凸顯奧妙的球體陀飛輪運轉之美,HYT為球體陀飛輪特別打造三枚直徑為 2.5 毫米的液體小球,猶如藝術品般的小球是由玻璃吹製器單獨塑造的。


新款HYT Tourbillon Conique腕錶在視覺上和技術上都令人著迷,將球體陀飛輪的律動之美,和HYT獨有的液體機械技術相結合。提到HYT,最特別的當然就是其用液體來顯時的結構,誕生於2012年的HYT,以有顏色液體代表是流逝的過去,透明液體則是未來,介於兩者不同顏色之間的區隔,一條成為顯時的分隔線,則是現在。HYT可是耗費了十年,才得以完成液體顯時的模組,其中關鍵零件的蝸型部件,12小時會旋轉一圈,隨著時間會慢慢移動,藉此推移下面的槓桿零件往下連動,將儲液槽往下壓擠,讓液體在玻璃管流動,12小時過後,槓桿會在一分鐘內回到原點,有顏色的液體又會回到原點,此裝置概念有點類似逆跳小時結構,只是它的力道垂直給了液體槽。可想而知此系統擁有精密至極的結構,舉例來說,兩枚液體槽的槽壁厚度,大概僅有人類頭髮的1/4,且因為液體會熱漲冷縮,若沒有克服這一點,HYT的腕錶就會變成溫度計了,所以品牌特別研發了一枚同樣裝有液體的特別結構,其位於液體槽的中央,因為溫差的變化會適時的調節變化,可減少溫度變化對走時的影響。液體顯時模組則需要三種液體,除了有顏色和透明的液體之外,玻璃管還需鍍上一種特別的液體,經過特別處理後的玻璃管,可防止液體殘留在玻璃管壁上。


中置錐形陀飛輪律動之美

直徑48毫米碳纖維和鈦金屬錶殼/液體小時顯示、分針指示/ 701-TC中置錐形陀飛輪手上鍊機芯、儲能40小時/防水50米/限量8只/參考價NT$12,500,000


得益於液體逆跳小時指示,HYT Tourbillon Conique中置錐形陀飛輪腕錶,該機芯配備與水平方向傾斜30度的螺旋擺輪、15度的擒縱輪和23度的錨桿。這種大膽的技術,靈感來自德國製錶師沃爾特·普倫德爾的傾斜擺輪陀飛輪作品。 從寶璣大師發明陀飛輪兩個多世紀以來,製錶師們不斷完善這一系統,其中,德國製錶師沃爾特·普倫德爾於1928年開發出了錐形陀飛輪要素。 直至今日,Prix Gaïa獎的獲獎者鐘錶大師Eric Coudray深諳沃爾特·普倫德爾高度專業化的作品,決定繼續改進陀飛輪。Eric Coudray隨後設計了他自己的錐形陀飛輪,並將其命名為“Cônillon”,這款設計承接並重新詮釋了普倫德爾的傾斜陀飛輪。 受現代高級製錶技術進步的推動,HYT合情合理地決定將陀飛輪整合到其新款手錶的機械機芯結構中。於是乎,這家獨立品牌求助於多年來與品牌發展密切相關的Eric Coudray。 正如HYT腕錶的液體流動的進退和起伏簡單明瞭,圓錐形陀飛輪的功能無需放大鏡或儀器,陀飛輪被擺置在錶盤的正中央,陀飛輪順時針方向每 30 秒完成一圈,三個球體以不同的速度旋轉:第一個每分鐘旋轉4轉,第二個每分鐘5轉,第三個順時針每分鐘6轉。


三枚手工打造螢光小圓球

小時液體環,以綠色液體代表流逝的過去,透明液體是未來,介於兩者不同顏色之間的區隔,一條成為顯時的線,則是當下時間。


透過藍寶石水晶底蓋可欣賞到兩枚液體槽結構,其槽壁厚度大概僅有人類頭髮的1/4。


除了錐形陀飛輪為相當的主角,為了凸顯奧妙的陀飛輪運轉之美,HYT為錐形陀飛輪特別打造三枚直徑為 2.5 毫米的液體小球,猶如藝術品般的小球是由玻璃吹製器單獨塑造的。 這種特別技術所基於的特定工藝和高精度在這裡體現得淋漓盡致,因為它必須在微米級的範圍內工作。這些球體的壁非常薄,公差非常嚴格,大約為百分之五到十分之一毫米。因此,每個球體都是獨一無二的,需要量身定製的校準。 困難並不止於尺寸,人們能看到球體旋轉是因為球體中裝載了螢光液,而要想容納這種具有夜光效果的液體,首先必須在分子水平上保證將球體完美密封。 最後但並非最不重要的一點是,將螢光液裝入球體中是另一項複雜而精確的手動操作,只能由工匠的專業之手來完成。


HYT聘請了兩位合格的製錶師來專門負責生產這款結合了製錶技術和工藝的非凡機芯。其原因在於該元件有533個零部件。僅陀飛輪框架就由159個部件組成。如果加上錶盤的39個部件和錶殼的66個部件,整個HYT Tourbillon Conique腕錶需要750個部件,而這些全部由手工組裝和檢查。 整個裝置由HYT特有的液體模組(此處為綠色液體)組成,其現代主義框架中的錐形陀飛輪位於藍寶石水晶圓頂下方。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