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 編輯部

VACHERON CONSTANTIN | 江詩丹頓X勞斯萊斯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 1990機芯首次回歸懷錶懷抱

為藏家量身打造典藏殿堂級時計,是江詩丹頓引以為傲的特點之一,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就專門負責為私人高級訂製和打造獨一無二的時計傑作,而許多作品在完成之後,就直接交到了客戶手中。此次江詩丹頓攜手勞斯萊斯特別為一位對高級製錶和訂製汽車都相當著迷的藏家,量身訂做了專屬儀表台時計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懷錶,相當難得的全球同步曝光。此款懷錶的錶盤上方為江詩丹頓拿手的小時和分鐘逆跳指示,下方則是眩目吸睛的天儀式陀飛輪,此枚懷錶裝嵌於勞斯萊斯一台全球獨一無二的逐影「紫晶石」訂製車款中的儀表台之中,且可靈活翻轉和拆卸,讓原本為懷錶所誕生的陀飛輪裝置,以懷錶姿態重現。


相較於2016推出的18K白金腕錶,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採用的則是精鋼材質,也更能呼應汽車主要是以鋼板所打造而成。


大複雜和超複雜功能潮流蔚為風潮,除了因為品牌本身想要展現渾厚扎實製錶實力,另外也必須歸功於金字塔頂端藏家的需求,他們為了想要擁有獨一無二的時計作品,也為了互相較勁,紛紛向包括江詩丹頓或百達翡麗等專業品牌訂製大複雜時計,例如汽車品牌創辦人James Ward Packard和紐約銀行大亨Henry Graves Jr.,都是歷史上赫赫有名的鐘錶愛好者,他們當時競相委託包括江詩丹頓和百達翡麗等品牌訂製大複雜功能時計作品,締造多枚傳奇典範。例如James Ward Packard當時向江詩丹頓特別訂製的大小自鳴懷錶,在1918年推出,在2011年拍賣會就創下驚人紀錄 以1,800,000美元落槌成交 ,他也是美國收藏家中最先與江詩丹頓直接聯繫,希望訂製專屬的獨一無二的時計,底蓋具有他名字的縮寫的藍色琺瑯字母JWP。2021年,江詩丹頓再次發表了一款同樣源自於匿名藏家而打造的超複雜時計之作,由內而外,從微縮彩繪、金雕到具備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三問懷錶陀飛輪的全新自製機芯,因為私人訂製的客製化需求,激發品牌的潛藏實力,展現獨一無二的殿堂級作品。


2021年江詩丹頓為一名藏家量身打造出一款具備五錘五音簧的西敏寺鐘聲自鳴報時大明火微縮彩繪陀飛輪懷錶,搭載全新自製3761機芯,客戶並指定傳奇琺瑯彩繪大師Anita Porchet在懷錶上展現微縮彩繪工藝。


雙逆跳渾天儀陀飛輪的曼妙姿態

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懷錶

直徑43.8毫米精鋼錶殼、藍寶石水晶底蓋/小時和分鐘雙逆跳/1990手上鍊渾天儀式陀飛輪、儲能58小時/孤品


身為守護傳統製錶的頂級製錶品牌,江詩丹頓一直以來引以為傲的特點之一就是為藏家量身打造典藏殿堂級時計。品牌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負責著專為私人客戶製作獨一無二的時計傑作,為他們實現奢華與獨特的完美結合。每一件Les Cabinotiers的作品都是一次尊貴的藝術體驗,將傳統工藝與創新技術相結合,成就了矚目的匠心之作。在最新的合作中,江詩丹頓與勞斯萊斯攜手合作,為一位同時對高級製錶和訂製汽車著迷的藏家創造了一件非凡的傑作。這件特別定制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懷錶是一件匠心獨具的作品。錶盤的設計十分精緻,上方展現著江詩丹頓拿手的小時和分鐘逆跳指示,下方則是一枚引人注目的天儀式陀飛輪。


錶殼尺寸由45毫米調整為43.8毫米,以裝入汽車操控桿大小的支架中,錶冠則由通常的3點鐘位置移至12點鐘位置,不僅符合懷錶風格,也讓懷錶可完美的置入於支架中。


全球唯一一台的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訂製車款擁有優雅的紫色,孤品懷錶的夾板也飾以紫色調。


江詩丹頓在2015年推出的品牌史上最精巧複雜懷錶編號57260具備高達57種複雜功能,於2016年發布的小時分鐘雙逆跳渾天儀式陀飛輪機芯1990就參考了這枚超複雜懷錶的一些技術成果。


江詩丹頓製錶大師為這款獨一無二的時計選用了複雜精密的1990機芯,這款自家研發的手上鍊大複雜功能機芯集合了江詩丹頓在2015年推出的品牌史上最精巧複雜時計——參考編號57260中的一些技術成果。他們之所以選擇1990機芯,是因為它具備小時和分鐘雙逆跳顯示,這激發人們聯想到經典車速表上的針式設計。在這個過程中,指針需要在瞬間歸零,同時還必須考慮到機械機構的承受張力。這意味著挑戰極為嚴峻,需要在確保指針準確指示的同時,保證材質的強韌性。該時計中使用的指針採用了鈦金屬材質,輕巧卻比精鋼更為堅固。此外,逆跳時間指示因為被巧妙地布置在錶盤上半部,位此也給予一個廣大的舞台給渾天儀陀飛輪,這個名稱取自18世紀法國製錶大師Antide Janvier,他創造了一種展示行星軌跡的旋轉球體,稱之為「渾天儀」。陀飛輪的外觀與18世紀的渾天儀非常相似,由交叉的圓環和帶刻度的金屬圈組成。陀飛輪的設計目的是平衡地心引力對機芯平穩運行的影響,兩個嵌套式框架繞著兩個不同的軸心旋轉,每60秒轉動一圈,呈現出恆動的球體。由於時計垂直安裝在車內儀表板上,這種調節機制是至關重要的。陀飛輪最早於19世紀初出現,當時為了解決垂直放置在口袋中的懷錶的等時性問題。


誕生於2016年的1990手上鍊機芯,具備小時分鐘雙逆跳和渾天儀陀飛輪。


陀飛輪中另一項技術的亮點是採用瑞士錶匠Jacques-Frédéric Houriet於1814年發明的球形游絲,而不是傳統的扁平游絲。與現代製錶業界的慣例不同,球形游絲末端呈現曲線設計,這使得陀飛輪機構能夠保持幾乎完美的同心節奏,實現更佳的等時性,從而顯著提升了時間的準確度。此外,為確保以每小時18,000次的振動頻率(2.5赫茲)將動力傳輸至擺輪游絲,陀飛輪還搭載了江詩丹頓自家研製的擒縱結構,並使用了矽質擒縱輪,擒縱槓桿上則採用鑽石擒縱叉,這樣不僅不需要潤滑,還能有效降低摩擦,使擒縱機構更加精確可靠。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整個動力儲存期間都需要為雙逆跳機制提供充足且均衡的動力。


2016年江詩丹頓全球同步發表了一款搭載全新1990手上鍊機芯的Maître Cabinotier Retrograde Armillary Tourbillon雙逆跳渾天儀陀飛輪腕錶。


1990機芯具備四項專利創新技術。首先,逆跳機制由獨立的分鐘凸輪控制,使分針和時針在每天正午和子夜時能夠同步逆跳。其次,用於固定擺輪游絲內端的專利擒縱夾採用了鈦金屬。事實上,整個陀飛輪調節裝置都由鈦金屬製成,從而提供更優越的性能。第三項專利是雙軸陀飛輪框架結構,隨著陀飛輪的持續旋轉,每15秒展現一次品牌標誌的馬耳他十字造型。最後是塗覆鑽石塗層的矽質擒縱桿,耐磨性能更優越且摩擦系數更低。值得注意的是,出於實用考慮,錶冠特意採用超大尺寸設計,以便進行上鏈,為時計提供58小時充沛動力儲存。錶冠矚目設於錶殼12點鐘位置,外觀形似手動上鏈古董天文台時計,而軌道式分鐘刻度圈則令人聯想到傳統的車速表。


頂級製錶與汽車的完美交會


這款Les Cabinotiers懷錶還被巧妙地嵌入了一輛勞斯萊斯特製的「紫晶石」訂製車款的儀表台之中。這種設計不僅展現了對於精湛工藝的尊崇,也將高級製錶與頂級汽車工藝巧妙地融合在一起。而且,這款懷錶還具有靈活的翻轉和拆卸功能,讓藏家能夠隨時欣賞到不同的面向。這次合作充分體現了兩個尊貴品牌對於卓越品質和獨特風格的共同追求。無論是高級製錶還是訂製汽車,都需要匠心獨具的工藝和創新精神。


無論在汽車還是製錶領域,精密的機械工程設計總能激發無限的探索熱情,通過精湛技藝實現對空間或時間的精準把握。因此,許多熱衷奢華汽車的客戶同樣鍾情於高級鐘錶傑作,反之亦然。正因如此,江詩丹頓接到一位客戶的特殊委託,為全球僅此一輛的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打造一枚儀表台時計,其中需考量到一系列嚴苛的特定要求。時計必須和諧融入個性化訂製的車身內飾,契合整體的美學風格; 設計應優雅且可靈活拆卸,同時在抗震性和堅固性方面遵守嚴格的工程規範。江詩丹頓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部門專注於根據客戶意願,創製出獨一無二的時計傑作。


時計通過設計優雅的可拆卸一體式支架系統,嵌入採用開孔型黑檀(Calamander Light)木飾面板的儀表台中。


細節處的非凡身影

據江詩丹頓歷史檔案記載,品牌曾於1928年接受委託打造一款汽車專用時計。但為勞斯萊斯車身訂製車款研製專屬時計,在品牌當代製錶史上尚屬首次。


自1755年的創立以來,江詩丹頓一直以其在機芯工藝方面的深厚造詣而聞名。即便是像1990手上鍊機芯這樣複雜的創作,也最終經過精湛技藝得以成功實現。然而,要將這款時計嵌入汽車內部,卻是一項前所未有的挑戰。江詩丹頓的機械工程師必須開發專門的支架系統,以確保其與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儀表台功能區的精確尺寸相符。在需要的時候,這個支架可以輕鬆卸下,使時計能夠180°翻轉,以進行設置、上鏈和觀賞機芯的背面。支架的外框採用拋光精鋼製成,略帶曲線,而經過倒角打磨的精鋼內框則經過雷射紋理處理,再覆以黑色PVD鍍層。用於固定時計的白金底座上飾有手工機刻的陽光圖案,並鑲嵌立體的馬耳他十字標誌。支架的上方是精鋼蓋板,並以馬耳他十字造型進行鎖固定。當時計和支架從儀表台上取下,放入收納盒中時,可以使用另一個相同的空支架來替換。


18K白金底座飾以手工機刻雕花圖案並點綴馬耳他十字標識。


從微小的細節到精緻的裝飾打磨,這款時計展現了勞斯萊斯車身訂製團隊和江詩丹頓製錶大師所注入的精心心血。通過透明的藍寶石水晶錶盤,可以一覽1990機芯的精密美感。機芯的主板經過圓形緞光打磨,然後進行了淡紫色的NAC電鍍處理,這種新穎的配色與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皮革座椅的顏色相呼應。錶盤一側的橋板經過精細的切割和手工倒角,與同樣呈淡紫色的錶背一側的橋板都飾有日內瓦波紋。時計及其支架配件可以收納在專屬的展示盒中。這個展示盒使用了與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車身內飾相同的黑檀木材(Calamander Light)和紫水晶色皮革材料。展示盒內部呈現微微的彎曲,與車內儀表台的設計相呼應。江詩丹頓和勞斯萊斯共同致力於提供卓越的專業技術,以滿足最挑剔的個性化奢華定制需求。這款全新的Les Cabinotiers閣樓工匠渾天儀式陀飛輪時計預計將於2023年8月24日與汽車一同交付。正如時間對速度世界的重要性一樣,這款獨一無二的時計傑作與勞斯萊斯逐影「紫晶石」車融為一體,緊密相依。


勞斯萊斯車身訂製的定位相當於高級訂製時裝,代表著勞斯萊斯的巔峰水準。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