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WATCH PEOPLE】Around The Clock - CARSON CHAN

陳楷遜 - 遊走鐘錶大世界

陳楷遜(Carson)很忙,要約他做訪問,是先要問他甚麼時候在香港,然後再在緊密時間表中安排時間。這位鐘錶專家,是傳媒的好朋友,一年大約只有三份一時間在香港,要不然他的身影就在瑞士或中國,他既是瑞士高級製錶基金會亞洲主席,又是日內瓦鐘錶大賞(Grand Prix D'Horlogerie de Geneve,簡稱GPHH)的評審,多年來樂於遊走瑞士高級鐘錶界,不遺餘力地推廣高級製錶文化,將精湛工藝和經驗傳承下去。

Carson Chan

1995年畢業於美國加州州立理工大學,並獲得國際商務學院的理學士學位。1997年回到香港,開始自己的公司。於2004年成為RICHARD MILLE亞洲區總經理。2007年1月至2014年被香港邦瀚斯任命為邦瀚斯亞洲董事總經理及精密高級腕錶部主管。於2014年開始獲邀成為Fondation de la Haute Horlogerie的亞洲主席,推廣瑞士高級鐘錶文化和培訓學員。


2019年剛好是Carson加入FHH(Fondation de la Haute Horlogerie的簡稱)的第6年,工作除了向鐘錶愛好者推廣高級鐘錶文化,同時為鐘錶同業舉辦專業培訓工作坊,這些都不涉及商業或巿場策略成份,希望藉此鞏固及提升業內人士的專業水平,提高認受性,進一步弘揚高級鐘錶文化。Carson說:「當日FHH邀請我參與時,我覺得如在夢中,不停問自己是不是真的?因為這是一項難得的榮譽,是對自己專業的肯定!雖然是工作,但能夠在享受的環境下工作,真是十分美妙。」Carson直言二十多年前,香港的鐘錶媒體沒有那麼多選擇,想吸收多點鐘錶資訊都不容易,難得現在有這個機會和位置,可以向真正有興趣的人傳授經驗,故此義不容辭地答應。


今年初,Carson又以義務的身份加入香港瑞士商會擔任副總裁,協助本地企業建立商界關係,並且回餽社會,舉凡與瑞士鐘錶有關的事務,他都特別感興趣


開荒牛遊走鐘錶大觀園

這些年來,Carson參與過多項公職,是甚麼驅使他如此有魄力,當中又有甚麼體會?他笑說:「我的體會是自己像一條開荒牛,我觀察到有許多改善的空間,雖然萬事起頭難,但是懷著一個希望去開始,朝著心中想要的結果前進。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任何事情的發生都不會是偶然),我相信上天賜予我這個能力,我便把握機會去做。」寓樂趣於工作是很多人所夢寐的,所以儘管風塵樸樸,他總是予人充滿活力和熱情的感覺。

他是日內瓦鐘錶大賞(GPHH)中少數的華人評審。


Carson 形容自己是一條開荒牛在大觀園內遊走,其實沒說錯。早在2004 年,他便受託成為瑞士高級腕錶RICHARD MILLE的亞洲區總經理,由零開始開拓亞洲區巿場;2007 年出任香港邦瀚斯亞洲董事總經理及精密高級腕錶部主管。他指這些領域以前沒有前人走過,全靠自己摸索,找一個比較容易的方法去完成,就這樣慢慢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他回憶說:「邦瀚斯時期是一腳踢,由收貨,影相,做目錄,搞預展,每個國家的出入口...... 都由我一個人包辦,表面上看似很華麗的工作,但內裡有很多瑣碎的功夫,整個人好像有三頭六臂,又似一個火車頭,當時真的沒有人生樂趣,但我又識感恩,試問人生之中,有幾多個機會給你幾千萬元,放手讓你去搞一個event ?這些經驗真是獲益良多,所以每個階段我都很享受。」


由鐘錶品牌到拍賣,再到鐘錶培訓工作,Carson 的工作生涯大致上分為3 個階段,他指每個階段都是自己所喜愛的,故此可以不計收穫而全力付出。打拼多年,他不忘感恩,「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但每個經歷都很神奇,所以每個階段我都珍惜,也特別感謝幫過我的人。」


從負能量中學習

他更特別提到Richard Mille 先生,盛讚他是一個有魅力有風範的老闆。「在我離職幾年後,我有事向他求助,他竟然毫不猶疑就答應,令我很感動。可能在他的眼中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但於我是大幫忙。令我體會到受人尊重的老闆真的不容易找。」Carson 謂不少年輕人經常向他請教如何入行,他說不管是甚麼行業都不重要,最重要是能跟隨一個好老闆好上司,從他們身上學習才最重要。他感歎地說:「在負能量之中要保持著正面的學習態度,如不幸有個不喜歡的上司,你就當他是一個錯誤示範,反面教材即可,不要重蹈別人的覆轍。」


提升鐘錶的層次

在鐘錶界打滾多年,經常接觸不同品牌和功能的高級腕錶,腕錶之於他,已經昇華至另一層面。他認為鐘錶發展已經很成熟,高級鐘錶應由奢侈品升格至藝術品的層次,「要為腕錶找一個轉捩點,開一條新的出路。」他坦言,在今天腕錶的報時功能基本上已沒有太大作用,應教育大眾將腕錶提升至純粹欣賞的藝術角度,這樣才可以走向下一個百年。他笑指:「藝術品都未必有實際功能,好像一幅畫一個雕塑,有實際用途嗎?但仍然有多人欣賞和追捧。我就是想幫助腕錶推廣至這個層次,令到人渴望擁有!」


Carson 喜歡一切的機械,連寫稿也用打字機!


至於私人收藏方面,怎麼的腕錶才獲他青睞?他說:「欣賞腕錶真是各花入各眼,首先我要覺得它漂亮,而且背後有個故事,戴錶是用來表達自己對鐘錶的熱誠和眼光,而不是表達自己地位,始終一山還有一山高。經過這麼多年,漸漸培養出自己的品味和喜好。如果腕錶要跟錢銀去掛鈎,這樣變得很乏味。」據筆者的非科學化統計,他的社交平台上,以H. MOSER & CIE,JAEGER-LECOULTRE 和OMEGA 的曝光率最高。Carson 的腕錶收藏豐富,卻不會把它珍而重之地收藏在上鏈盒之中,只會每個月為愛錶上鏈,用心去感受。他透露擁有一枚萬年曆腕錶,除了時間是顯示正確外,其他功能都不調較,他漫不經心地說,「由它亂吧。複雜錶上的太陽時間呀,月相呀,日落日出等顯示,其價值是反映了這枚腕錶的精髓,但這些功能基本上對我來說都沒有實際用途,純粹是滿足我想擁有的慾望罷了。」這就是資深收藏家的玩錶境界。再追問他有幾多枚腕錶,他即哈哈大笑:「不詳,不能讓太太知道。」

與錶友共聚,不亦樂乎。


自小熱愛機械

Carson 熱愛工作,也熱愛生活,他的興趣廣泛得令人咋舌,喜歡腕錶、電單車和小型賽車等,在他的IG(thecarsonchan),經常看到他分享生活品味,生活質素之精緻的,直教不少男士羨慕。他在黃竹坑某工廈內擁有一個單位,這片小天地他稱之為Chan's Club,經常邀請志同道合的朋友到訪,一起聽音樂,抽雪茄,內裡更有一張維修鐘錶的工作枱,甚至他心愛的古董車。更令人意想不到,是他會悉心為皮鞋打蠟!「你知道嗎,擦鞋有很多的學問,鞋油有很多種類⋯雪茄又分味道和出產國家,還有古董電單車..... 我只要對一樣東西著迷,就會很沉迷地去研究,很有研究精神。」他興緻勃勃地跟我分享他的嗜好,可惜我臉上沒有流露太多表情。


這份研究精神,是從小而來。他不諱言從小已對機械感興趣,陳爸爸收藏了很多機械手錶,相機、古董打字機和機械計算機,任由他拆開研究和重新裝嵌,耳濡目染之下,自幼已培養了對機械的興趣。「少年時代,我跟家人移民去美國洛杉磯,最喜歡就是駕著愛車周圍去,連太太也是這樣結識回來。可惜在香港想輕鬆地駕駛都不容易,汽車和鐘錶,兩者的共通點就是機械,所以解釋了為何我這麼喜歡鐘錶。」Carson 回憶著前塵往事,臉上流露著笑意。

遇上天朗氣清的日子,一定駕著1959 年的老爺英國車享受休間時光。


忙中取樂是他的強項,每當去到外地工作,只要有空檔,就會抓緊時間,跳進車廂享受風馳電掣的快感,即使是幾個小時都好,他笑說:「你以為我一上車就懂得飄移?這都是幾十年累積下來的駕駛經驗,人生許多的經驗都是靠累積而來啊。」當你很羨慕快將50 歲的Carson,覺得他遊戲人間,但其實今天擁有的,全靠不斷摸索和打拼而來。最重要是:「要用享受而不是用面對的心情過每一天。」他語重心長地說。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