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reeta Sik

【interview】We Are One And All 公關女團Best Crew PR 逆境生存記


每次做活動都全女班上陣,旁人都感染到青春活力。


香港這兩年飽受社會運動和疫情衝擊下,令很多行業或中小企都紛紛倒下。「去年我們沒有受影響,沒裁過員⋯⋯」Diana領導Best Crew PR 在疫境中擴張,到底這個公關界女團如何疫境求生?故事由一張借來的辦公桌說起。


走進Best Crew 的辦公室,開放式設計亂中有序,右邊窗外是鬧市繁華的街道,盡頭的玻璃房內堆積著大小雜物或待處理的紀念品,然而最吸晴的是各人的枱面都放有香港人氣男團MIRROR 的小物,雜誌封面,紀念品和食物包裝盒等等,牆上貼了MIRROR海報,氛圍好青春,好像走入女生宿舍般。


從不分你跟我

Best Crew 一共有6 位員工,全女生上陣。「同事們不是80後就是90後,我今年33歲,員工平均年齡24.5歲。」Diana 解釋取名Best Crew,代表一個團體,亦包括外邊合作的夥伴,公司上下不分階級,「不會因為誰職位高就有話事權,下層就會沒發揮機會,每人都有機會在崗位上發揮。」聽罷,腦海立即浮現MIRROR 的團歌《One and All》,其中一段歌詞:


「一起相聚 一起鬥咀 一起經歷壯舉 到哪裡始終你我緊隨」

「一起等待 一起喝采 一起經歷時間的比賽 哪用感慨」

「如不安伴你經過便能硬朗 We are one and all 從不分你跟我」





Diana 性格開朗又主動,擁有典型的公關特質,大學畢業後便加入公關行業,直至2016 年,她洞悉到全世界已經步入電子新世代,social media、youtube、網媒、KOL和influencers 等等冒起,改變了一直以來的傳媒生態,她知道這將是未來主要的宣傳渠道,於是主動向公司提出主攻電子平台板塊,可是公司偏向傳統及保守,拒絕放手,令她萌生離巢自組公司之意,「我當時27 歲,如果我現在不敢出去闖,去到30歲就習慣穩定再沒有突破的勇氣。」她語調輕鬆地道。


年紀輕自然有點傲氣和心口掛個勇字,開初她寄居在友人的辦公室內,一個人一張寫字枱,展開「Diana 奇妙創業旅程」。期時國際品牌如FURLA 和SWARVOSKI 欲開拓social media,雙方一拍即合,成了Diana 的強大後盾,籌辦多個博客聚會或外遊,邀請知名時尚博客Susie Bubble 來港合作等等,都成為一時佳話。Diana 喜孜孜地說:「我有很多奇特的想法,但以前礙於種種因素,未必能夠直接請向客戶表達,自己創業就可以親自sell idea,若接受我就有機會實踐出來,好似成就解鎖一樣。」膽大心細又懂得捉緊眼前機會,令她的事業起飛。


年紀輕輕的Diana憑著傲氣和勇氣,闖出自己的一片天。


有危便有機

去年疫情嚴重,人人work from home,巿面商場冷清如死城一樣,加上限聚令,不少品牌都急急煞停宣傳計劃,嘉年華、錶展、音樂會等大型活動更首當其衝要停辦,與之唇齒相依的公關製作公司立即陷於倒閉邊緣,對於這個前所未見的挑戰,Diana 擲下豪情壯語:「去年我們沒有受影響,沒裁過員⋯⋯」疫情之前,Diana的客戶多為時裝美容等高級消費品,慶幸同時手執IKEA 和馬莎等生活家居客戶,疫情期間客戶主力舉辦網上小型推廣活動或做直播,她的焦點便由以往的高消費項目轉向生活消閒,防疫和親子題材,因為內容資訊夠貼地,令這類客戶的業務一枝獨秀。


成功轉跑道的Diana 完美演繹有危便有機這說法,在逆境中生存過來。她說:「做生意一定有順景有逆景,做老闆的更要承擔,公司上下都要同舟共濟,便能捱過難關。」外表嬌小的Diana 卻有鋼一般的堅定意志。



做公關或品牌最重要與時代接軌,在Swatch的宣傳活動上,邀請了深受年輕人歡迎的新晉說唱歌手Luna Is A Bep表演,將全場氣氛推至高峰!


Go digital,肯定是這世代的關鍵字,也是年輕人主導的時代。Diana 坦言自己亦從年輕人身上學習取經,「我經常接觸年輕面孔,包括KOL、應徵者、新入行的公關等都是90 後,他們追捧《啱CHANNEL》和《小薯茄》等線上消閒平台,而我還停留於Shine、少爺占和鄭伊健等明星,新一代覺得好陌生,我不想有太大的鴻溝,迫使我都要成長和轉變,我樂意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去了解巿場趨勢和口味,甚至放手讓他們去嘗試,那管有些客戶擔心她們年紀輕經驗不足。」



Diana樂意進入年輕人的世界去了解巿場趨勢和口味,甚至放手讓他們去嘗試,大抵說中很多人心聲。


開拓年輕板塊

Diana 指不少國際品牌都銳意年輕化,亦對社交平台的宣傳模式躍躍欲試,連HUBLOT 和TAG HEUER 等高級鐘錶珠寶品牌都跟她合作,她指這些品牌本身已有成熟客群,但都想go digital,推出智能手錶和相關項目,正正是要開拓年輕和高科技板塊。


她分析各大品牌的宣傳項目:今年初CARTIER 找人氣偶像姜濤宣傳Pasha 系列、TAG HEUER 找陳卓賢和MIKE 導影宣傳照、PIAGET 與Anson Kong 和談善言合作,連CHOPARD和TIFFANY 等都選用新晉偶像和influencers 合作推廣,更莫說MIRROR 縱影處處,雄霸不少戶外大型宣傳項目,這是久違了的盛況,百花齊放,可以肯定消費模式和族群已經改朝換代,她說得坦白:「你想開發這個巿場,就要了解客人的喜好,想賺粉絲的錢就要投其所好。最主要是這些偶像都很勤力經營自己的社交平台,多與粉絲互動,我們有數據可依,從而評估到他們的影響力,就算要重金禮聘也值得。」



(左)促成人氣男團MIRROR成員陳卓賢Ian與TAG Heuer合作,令粉絲們大為激動!


(右)為宣傳限量版智能腕錶TAG Heuer Connected x Super Mario,邀請「格仔導演」Mike(劉諾衡)拍攝,迅速在社交平台上洗版。



華麗真相

眨眼間,Diana 由黃毛丫頭身一變小老闆,這十年間經歷了紙媒和social media 的兩個不同世代,她感嘆地說:「我初入行時要背熟記者聯絡名單,主動打電話給記者sell 內容⋯⋯可惜現在做法已大不同。」潛台詞是很多傳統傳媒機構萎縮,倒閉的倒閉,亦轉向進軍電子網絡平台,她感受極深。


「做電子網絡平台就是要快,資料出錯了可以修改,要做聖誕/情人節主題嗎?得,我現在用手機傳資料給你明天就可以出街了;反之紙媒嚴謹得多,早兩三個月溝通內容,內容和照片都要高質素。」她指很多國際品牌仍然看重紙媒,原因是紙媒以質量取勝,書刊又有質感,所以她希望盡可能平衡各方面的需要。她心水清地說:「網絡世界未必可靠,一旦停電甚至機件損壞都會將你殺個措手不及,社交平台消失,網上社群亦會

被瓦解,所以兩者要平衡。」


一路走來,她很感恩沒有遇過太多波折,最大滿足感是結識到很多朋友和夥伴,這種滿足感是其他工作找不到!她透露明年結婚,姊妺團都是工作上認識的朋友;但她又慨嘆,成功背後,用上健康來交換:「經常OT,試過三日無沒有回家。分配很少時間給自己,與朋友約會總會突然失約,與男朋友一日都講不到一句話。」


她寄語想入行的新人,不要以為公關是「睇明星打卡咁簡單。」所有工作都在急趕情況下完成,旁觀者會覺得好夢幻奢華,但親身參與就明白所有東西純屬包裝。問她將精神心力都貢獻給工作,每個Project 就像放煙花般,只有一瞬間的燦爛,會感到失落嗎?她淡然說:「完成每個Project 都沒有時間失落,因為又要籌備另一個宣傳計劃。」



用一句話形容你的工作

(左至右)

Michelle Wong 年資:7年 「絕對是一份令人又愛又恨的工作。」

Eva Tang 年資:5年「24小時當48小時用。」

Sze Chan 年資:3年「加快吧!跟不可能鬥快吧!」

Chloe Lee年資:3年「每日都充滿新鮮感。」

Hannah Fan 年資: 2年「PR agency 能在短時間內獲得不同範疇的promotion 經驗及增加見識,絕對是新鮮有趣的工作。」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