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 

  • Syreeta

【上陣不離父子兵】專訪Partner & Watch Constructor of LAURENT FERRIER-Christian Ferrier

Updated: Feb 21


瑞士獨立製錶品牌LAURENT FERRIER由製錶大師Laurent Ferrier於2009年創立,並且邀請兒子Christian Ferrier加入團隊。早前Christian遠道從瑞士來港,並帶來品牌旗下首枚運動錶Tourbillon Grand Sport,以慶祝品牌創立10周年。他與我們暢談與父親一起工作和延續家族傳統的二三事。

(左)品牌合夥人及腕錶開發負責人Christian Ferrier和父親兼製錶大師Laurent Ferrier,兩父子拍檔為LAURENT FERRIER再創高峰。

Q:你覺得成為年輕鐘錶業領袖的必要條件是什麼?

A:我認為最主要是,團隊所有人都朝同一方向進發。假如團隊各持己見,會出現難題。以我和父親為例,我們合作得很順利,因為我們喜愛同類型的錶款,就算意見偶有不同,或許只會在顏色的選擇上;假如我想要造個完全不同的機芯,那就出大問題了。我們團隊對腕錶的品味一致,正如在品牌的未來,我們對製作、品質上的要求也保持一致,這是非常重要的。

Q:即是說,你與父親、團隊的想法都能保持一致?誰下最後決定?

A:製錶過程是團隊合作,我製作機芯時,會咨詢製錶師,有時我不確定某概念是否可行,製錶師會給我意見,我們通力合作。

機芯由我作主,系列裡宏觀的事情則由我父親定奪。有時我也會參與決定,畢竟十年過去,他對我的工作和眼光充滿信心。Galet Sqaure就是我主理的首款錶殻,現在我們已合作無間。當然我們需要領袖,特別在最終階段會由父親做最後判斷。

Q:你怎樣看自己在LAURENT FERRIER裡的角色?

A:我們是個小團隊,我要肩負很多責任,對我來說是個全新的世界。當初我只負責機械的概念;後來累積了經驗,也兼顧設計、後勤工作,與世界各地的人見面。我不擅長說英語,也需要設法確保自己能清晰準確地表達意思。這與製作機芯一樣,研發出錯的代價非常昂貴,這帶來不少壓力,我視之為漫長旅程的開端。

Q:父親是位鐘錶界的巨匠,和他合作會感到壓力?

A:不會,如剛才所說,我們有相同的視野,有時在小節上持不同意見是好事,這樣很

有趣,因為你不會無時無刻也和父母在一起,能和他工作整個星期實在太好,我也非常珍惜。

Q:除了工作,與父親聊天時會談甚麼?

A:我們不會整天只談腕錶,有時會聊聊駕駛汽車,也會談及我3歲的兒子。我們會談到世界發生的事情,包括香港。世界每天在變,我們都很關心若干年後世界會變怎樣。

Q: LAURENT FERRIER 已踏入第11年,你會如何帶領品牌走向新的階段?有什麼大計?

A:品牌經歷10年,已進入第二階段。我們要專注於開拓新的市場和宣傳工作,目前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日本、美國和歐洲,都有銷售點,尚有許多巿場需要開發。增長潛力確實存在,我們不僅要為變得更好而奮鬥,還要增長業務,與銷售點緊密聯繫,接觸多些顧客,這是我們未來大計。

Q:我們知道LAURENT FERRIER的產量非常少,每年少於150枚,會增加產量以滿足收藏家的需求嗎?

A:會的,工作坊已經增聘了製錶師,連我和父親在內,一共6位製錶師,未來的產量會提升180 - 200枚,而我們的目標是250至300枚,這是獨立品牌的極限。而且會按客人的需要,做些特別訂製的款式。

Tourbillon Grand Sport

直徑44毫米精錶殼,白色大明火琺瑯棕色漸變,中間有鎳乳光白錶盤/

手動上鍊機芯/時,分,小秒針,陀飛輪/防水100米/限量12枚/參考價HKD1,513,600

Q:全新推出的Tourbillon Grand Sport,背後有特別的故事嗎?

A:Tourbillon Grand Sport用上我們第一枚的陀飛輪,但採用不同的裝潢與配色。我們的第一枚是經典選擇,但這最新的一枚則屬於運動風格,採用垂直緞面打磨加工,深灰色錶殻。只是改變了外觀,但還是相同的內涵。這是一枚運動風格,可全天候佩戴的高雅腕錶,也加入了Galet Square的設計元素;而前代陀飛輪則純屬禮服腕錶。

Tourbillon Grand Sport錶殻的形狀與Galet Square很相似,但錶圈卻是介乎方與圓之間的枕形,於是錶圈內環的角度就更難於設計。再者Galet Square的錶耳很明顯,而Tourbillon Grand Sport的錶耳則與錶殻一體,增加了設計的難度。

Tourbillon Grand Sport為慶祝牌創立10周年,同時銘誌品牌兩位創辦人Laurent Ferrier與François Servanin於賽車上的友誼。搭載自家研發的的擒縱結構,

配備雙平衡彈簧陀飛輪,手動上鍊系統採用長刀片式棘爪系統,

上鍊時會發出精密的機械咔噠聲,獲貝法國桑松天文台錶認證。

Q:可以談談你的興趣?那會像Tourbillon Grand Sport一樣,成為下一枚腕錶的靈感嗎?

A:雖然很忙,但我喜歡釣魚。我不是說笑,釣魚也需要腕錶。我手上的Galet Square是我的日常腕錶,其實它是prototype呢!與實際生產的版本有些不同。在我40歲生日時開始戴,現在我43歲了,它與我的兒子同齡。它除了用作組件的原型外,我也戴著它去所有場合,因為它防水,也很適合亞洲的天氣。

Q:對於不熟悉LAURENT FERRIER的客人,你如何介紹其獨特之處?

A: LAURENT FERRIER很人性化,收藏家來到我們的工坊,我能花很多時間與他一起設計他的腕錶,並在電腦上模擬出效果。記得有一次,我用軟件為一位男士的腕錶製作圖像,好讓他放進自己的書裡,他非常高興,我和父親也非常享受與客戶相處的時光。

當然,我會讓客人知道哪裡可以改動,哪些不能。我們在設計上很客製化,除了機芯無法改動之外,在錶盤、色彩與錶殻等地方,顧客可以投入很多資料,我們不會輕易說不,而是設法一同製作一枚出色的腕錶。

Q:近年有非常多獨立製錶品牌出現,LAURENT FERRIER如何面對熾烈的競爭和挑戰?

A:我不視之為競爭。新品牌出現,或許只是資訊量的增加。我們要讓腕錶本身,而非品牌,與顧客的心接觸。市場容納了許多獨立和非獨立品牌,還要看你怎麼傳達你的信息,你仍然需要出眾、矚目的腕錶才算數。

我們預期會有更多年輕、新晉的製錶師走向獨立。很多有才華的製錶師不願意一輩子為大品牌工作。但獨立不代表一定要建立新的鐘錶品牌,他們還可以選擇當個供應商。瑞士的機芯供應商與腕錶品牌一樣有名。我想未來應該會這樣。

#LAURENTFERR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