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yreeta Sik

專訪PATEK PHILIPPE香港代理LIBERTAS LIMITED董事總經理劉玉麟

今年香港以至全球皆處於多事之秋,受政治局勢和疫情影響,牽連層面由上而下,零售業旅遊業以至民生無一倖免,人人叫苦連天。作為鐘錶業界人士,最直接影響自然是錶廠停工錶展停辦,錶壇面對前所未見的嚴峻考驗和挑戰。不過日子還是要過,就在某個天朗氣清的下午,到訪PATEK PHILIPPE 香港代理LIBERTAS LIMITED的新辦公室,與董事總經理劉玉麟輕鬆茶聚,在維港兩岸的優美景色襯映下,心情豁然開朗,大有笑看風雲之態。




PATEK PHILIPPE 香港代理 Libertas Limited董事總經理劉玉麟



香港區PATEK PHILIPPE辦公室最近喬遷之喜,新辦公室面積達8,000呎,維修中心,客戶服務部,以及各部門都集合一起,環境開揚舒適,甫踏進門口已感受到錶壇王者的氣派。香港代理Libertas 董事總經理劉玉麟(Alan)親切相迎,還化身導遊帶我們參觀辦公室,窗邊維港景緻盡入眼簾,腦中立即浮現問題:「面對無敵海景怎能專心地工作呢?」不過回想曾參觀過瑞士的製錶工坊,工坊都被優美山景樹林環抱,清幽如仙境的工作間令我非常羨慕,海港與山林,是異曲同工之妙吧。


Alan 形容為苦盡甘來,他娓娓道來喬遷的前因後果:「舊辦公室的整幢大廈要翻新大裝修,同事每天都受噪音灰塵污染的滋擾,加上不方便客人拿腕錶上來維修,每天披著一身灰塵下班, 適逢租約差不多屆滿, 便向總公司提出搬遷要求,我們很幸運地很快覓得合適的新地方,差不多半年時間就可以入伙,過程算是順利呢。」


學習斷捨離

公司舊址在裕華國際大廈,差不多已有廿年時間,Alan 笑說最痛苦是斷捨離,要一次過清理積存的雜物和文件,翻看舊物即翻出封塵的回憶,是過去的品味和心情累積,他笑說:「我喜歡閱讀,以前見到喜歡的書籍就買,買完也未必有時間看得完,空間實在有限,唯有控制自己的物慾,只揀最喜歡的才出手。」的確,取捨也是人生要學習的課題。說罷,他提高聲調拍拍手說:「都捱過了,香港人就是如此堅毅,再困難都撐過去。」這句話好比一枝振奮劑,勉勵各行各業要咬緊牙關靜待光明重現。



Alan表示:「鐘錶是用來量度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光,所以,怎能不買一枚好錶去量度呢?」


未受疫情影響

疫情至今已有九個月,全球受疫情影響,每年的錶壇盛事BASEL WORLD 和WATCHES & WONDERS 都被迫停辦,瑞士的錶廠更曾停工幾個月,牽連甚鉅。PATEK PHILIPPE 每年六月都會在半島酒店舉行新錶展覽,邀請貴賓到場近距離欣賞新作,惟今年也取消了。雖然封關和隔離措施,但無損品牌的運作, Alan 說品牌瑞士的製錶廠在6 月已復工,加上新大樓落成,大致上已追回進度,香港巿場只受輕微影響,他透露內裡玄機:「因為我們一向紮根香港,這廿多年不是白過,我們以本地客人為主,暫時看不到有很大的影響。」相比近月很多鐘錶專門店相繼結業,「王者」仍然有新錶陸續抵港,果然是真金不怕洪爐火。



Alan 由入行至今,經常都遇到挑戰,名符其實是一名開荒牛。他於80 年代大學畢業後即加入銀行任職,亦有參與國內的投資項目,經常往返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巿。期時Vendôme Luxury Group(即Richemont 的前身)收購了PIAGET 和BAUME & MERCIER 兩個品牌,他獲獵頭公司看中邀他負責新成立的marketing 部門,「我當年才不過廿多歲,當然想見識瑞士錶和名牌,所以由Bank 跳進去Luxury,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範疇,為的是想開闊自己的眼界。」


踏足奢華世界

Alan 不諱言對marketing 沒有經驗,要自己一人負責這兩個家族品牌的巿場策劃項目是摸著石頭過河。當時瑞士鐘錶捱過了石英危機,巿場開始復甦,總公司便想將CARTIER 的成功模式套用至旗下品牌之中,「我很記得寫了一個marketing plan 跟總公司代表開會,幾分鐘之間他們已經想將我的建議書丟入垃圾桶,那是很深刻的教訓和學習機會。」找出自己的弱點,Alan 重新鑽研何謂名牌和奢華。「luxurious 不是用數字可以表達掌握,名牌奢華品是藝術品,當中由人性和情感去組成,再去觸動客人的心理。」


輾轉間Alan 加入當時十分火熱的CARTIER,事業進入另一個高峰。他稱CARTIER是一個具前瞻性的品牌,做很多巿場分析,產品設計,巿場定位和宣傳都在計算之內,也是最早期不惜工本地搞party 的品牌,規模和氣派之勁總會令人驚嘆到嘩一聲!他回味說:「法國人在打造名牌真是有一手!」總結在Richemont 的七年時間,他掌握到紮實的營銷技巧。


代代相傳的價值

90 年代中,瑞士PATEK PHILIPPE 親自接管香港區的業務,獵頭公司再次找上門,邀請他負責香港區的大小事務。PATEK PHILIPPE 由Stern 家族擁有,推崇傳承的價值,Alan 意識到以前所學的知識不能照辦煮碗套用到PATEK PHILIPPE 身上,品牌有一群忠實粉絲和用家,對品牌有種迷戀,有更深厚的情感凝聚,於是要用另一種模式去推廣。



Ref. 3878J

直徑只有31毫3878J黃金鏤空腕錶,於1984年出產,搭載240SQ自動上鍊鏤空機芯,機芯上鏤刻美麗的藤蔓與螺旋紋路,呈現出18世紀的洛可可藝術風格,風格華麗細緻。有紀錄顯示曾於2017年拍賣會上拍出逾72萬拍賣價!



相信資深錶迷都會記得90 年代PP 有句深入民心的文案 :”You never actually own a Patek Philippe. You merely look after it for the next generation”(中譯:沒有人能真正擁有百達翡麗,只不過為下一代保管而已)正正反映了「代代相傳」是品牌的核心價值,同時彰顯了品牌追求經典永恆與高貴的內涵。


他不諱言最欣賞PATEK PHILIPPE 對傳統的尊重,又有敢創新的精神,他說:「歐洲人對保育傳統文化,傳承知識和智慧有份堅持,也就是我們常強調的傳承。」事實上,不少錶迷的第二代亦跟隨父母一起追隨PP,將好錶一代傳一代,正是傳承的體現,對Alan 來說也是一份魔力,吸引他願意效力品牌廿多年。


置身鐘錶王者的世界, Alan 是否會對其他鐘錶品牌不屑一顧?他笑稱喜歡百花齊放,不會一味追捧某些款式或牌子,如果只追捧單一款式,巿場便會出現 「水浸」 情況,對錶壇發展也不一件好事。他形容腕錶是 personal jewelry,除了用來報時,也能賦予用家一種玩味欣賞的樂趣。


最欣賞型號

訪問接近尾聲,問他:「你自己最喜歡哪一款PP 腕錶?」他打趣說品牌作品眾多,要打開產品目錄跟我一一介紹。我再問:「你今天戴什麼腕錶?」他笑咪咪攤開雙手說:「『賣花姑娘插竹葉』,今天甚麼都沒有戴,如果我有貨在手,都早已經拿出去賣了,因為太多人想買PP,令我差不多斷六親。」最後他才肯透露自己珍藏兩枚PATEK PHILIPPE 腕錶,其中一枚是5835J 鏤空腕錶,「能夠看到機芯我看得很開心。」另外他欣賞5320G 萬年曆,「將復古風格糅合複雜萬年曆功能,卻仍然做到和諧簡潔,是驚喜之作。」以及Natulis 5726/1A年曆錶,「有很強烈的風格,整體設計又平衡均稱。」



Ref. 5320G

重現1941年錶面經典設計,採用當代復古風格錶殼,腕錶選用盒形寶石玻璃窗鏡面。設計靈感源自百達翡麗博物館中,製作於上世紀4、50年代的作品。


Ref. 5740/1G-001

Nautilus系列首度搭配萬年曆,設計靈感源自船隻舷窗,錶環設計充滿個性,垂直磨拭加工表面與打磨凹槽對比鮮明,錶面綴以橫向凸紋裝飾,三個附屬顯示盤以指針指示,佈局工整有致。


不經不覺Alan 在高級鐘錶界打滾了近三十年,時間對他來說有深刻的體會,他感嘆:「人生大部份時間都貢獻給鐘錶界,幸好這些年來認識了很多好朋友,也夠我養妻活兒,非常知足。年紀愈長,更學懂珍惜時間,因為青春不再,時間不能再任意揮霍,我會當每一天都是最後一日,更珍惜人與物⋯⋯鐘錶是用來量度生命中最重要的時光,所以,怎能不買一枚好錶去量度呢?」Alan 狡黠地笑了笑。三句不離本行,愛錶惜錶已經是生活日常。


#PATEKPHILIPPE #LibertasLimited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