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WATCH PEOPLE】Memory of Love - Pauline Lau


Pauline Lau

PARFUMERIE TRÉSOR 創始人兼董事總經理

都是美麗的錯

高級腕錶的價值在於其歷史,其準確度和工藝,這種精雕細琢與精品香水之間,其實有著微妙的共通 點,PARFUMERIE TRÉSOR 創 始 人 兼 董 事 總 經理 Pauline Lau 由鐘錶珠寶的奢華世界,走進香水的迷離國度,前者著重觸感視覺,後者著重感官聯想,同樣是俘虜人心令人沉迷的臻品。


身處位於上環的 PARFUMERIE TRÉSOR 的店子內,紅黑格調的布置,放眼是各式剔透玲瓏的香水瓶子,糅合感性和性感的迷幻魔力,感覺猶如走進一位佻皮的女子閨房之中,讓人好想細細認識這位主人。

Pauline Lau

嶺南大學哲學碩士和 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Brand retail management畢業, 曾任 職的品牌包 括:BLANCPAIN、ROGER DUBUIS、QEELIN 和GÜBELIN。現全力打理自家精品香水專門店PARFUMERIE TRÉSOR。自稱「別號梵西,貪歡愛美,不學無術,志願成為人間遊樂場頂級玩家。」



回憶中的氣味

店子的女主人 Pauline 在 2014 年離開打工仔行列,在父親的支持下,與弟弟拍檔創立了精品香水店 PARFUMERIE TRÉSOR,是全港首家販賣精品香水的專門店,現時她已擁有25 個香水品牌代理權。Pauline 的外婆和母親都是香水迷,在香氣縈繞的環境中成長,孕育了她的敏銳嗅覺。


香氣對她來說是很重要的記憶印記,「五感之中以嗅覺最牢固深遠的,當你嗅到某些熟悉的氣味,自然會聯想到某個人或某段時光,嗅覺回憶是不會講大話。」Pauline Lau 輕輕地說。她稱嗅覺能準確地傳遞一種聯繫,每個人都有一種獨特的氣味,塑造成別人對你的觀感。


Pauline不會讀心術,但也懂得看穿人心,她分享秘訣:「香水與腕錶有相似的地方,兩者都反映你的身份和品味。與人相處,我會觀察他/她戴甚麼腕錶,噴甚麼香水,大致上已經猜到他/她的性格,我該以怎樣的態度去相處。」都說香水是一種隱形的符號,不自覺之間出賣了你。

店內共有 25 個香水品牌,林林總總的香氛瓶子叫人看得迷幻目眩。


香水和腕錶都是精心粹煉

精品香水和腕錶都是精緻奢侈品,兩者皆是心血結晶,經過千錘百煉沉澱出精髓,它的細膩,要靠穿戴者親身體驗才會感受到。有說喜歡鐘錶的人特別長情,或許高級腕錶由人手製作,每一個細節位都專注,日復日的接觸,已經與鐘錶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默契,腕錶面世之日就如誕下懷胎十月的寶寶,這與蒸餾香水一樣,急不得,需要時間粹煉而來,所以懂腕錶的人,都對特別惜物惜情。


鐘錶界給予 Pauline 很多美好回憶,也是培養她品味和美藝觸覺的場所。BLANCPAIN 是她第一個負責的鐘錶品牌,然後加入 ROGER DUBUIS 和 H. MOSER & CIE 等等,全都是頂級的製錶品牌。在鐘錶界6年,她笑言跟鐘錶產生不到任何愛慕,「現在回想,從無將一盤陀飛輪丟在地上,沒有扭爛一個零件,沒有將計時按鈕弄壞,已經是奇蹟。」她笑稱自己懵懂,粗心大意又傻呼呼的,幸好每次都逢凶化吉,沒有出現大錯。


懷念鐘錶界人與情

初出茅廬,對鐘錶毫無認識,她謙虛地說到今天仍然不熟悉,幸得當時的上司,前輩和傳媒界包容體諒,才可以安然走過鐘錶界的歲月,她感恩地說:「我在鐘錶界得到最多的是情。在鐘錶界的巨頭面前,我只是黃毛丫頭,難得傳媒,舖家,以至其他品牌的公關都不介意我冒失,統統都變成朋友。」她回憶出席 Baselworld 的那些年,鐘錶媒體前輩雲集,大家忙裡偷閒喝香檳吃魚子醬吃巧克力,在繁忙的工作日程中騰出空檔抒一口氣,這感覺太夢幻;想到今天,兩大錶展因疫情暫停,加上人事變遷,心中難免唏噓,雖然慨歎時光短暫,卻總算盛載美好的回憶。


「我很慶幸自己曾經參與過 Baselworld 和 SIHH 兩個錶展,最精彩的時光我在,見證到一個美好盛世。」她回首以往,自己儼如一塊海綿不停吸收,原來在不知不覺吸收很多專業知識。例如如何經營一個品牌,如何舉辦一個有聲有色的大型活動,學習到奢華品牌的細緻執著。「偶然想起以前的種種

就很回味,離開了才懂得欣賞那時的美好。」本來語調輕鬆的 Pauline,用手托著頭突然變得感性。

Pauline做鐘錶公關時與已故鐘錶界巨頭鍾泳麟同場,是人生中夢幻的時光。


美麗日常化

人生就像兩枝指針,是不斷的向前走,去年 Pauline 決定辭去珠寶品牌公司的高薪厚職,由以往的兼顧形式變成全職投入,她視 PARFUMERIE TRÉSOR 如親生骨肉,「我自問未傾盡全力,可以發展得更好!」大小事務她都親力親為,經常舉辦不同類型的香水文化活動,在疫情間變陣製作香水消毒搓手液,將精品香水普及化,將美麗日常生活化。


因為創業令她變得更有責任感和成熟,雖然資金和資源有限,過程中難免嚐到辛酸,反而激發她的鬥心。「我有位朋友說過:『窮風流比有錢的蒼白來得更過癮』,我享受在資源緊絀下挖空心思,為店子殺出一條血路,這是一種美麗的姿態,如果不是靠自己努力就輕易得到,我不會想要的。」Pauline說得眉飛色舞,「能夠親身闖出一番事業,比送我一粒鑽石或一個名貴手袋,我會更開心,因為心靈的富足是無價。」

不眷戀奢侈品牌的豪華派對,專心打理自己的精品香水專門店。


骨子裡的男人

為了塑造專業的形象,她一定配戴腕錶,偏愛簡單又經典的款 式, 當中 PATEK PHILIPPE,AUDEMARS PIGUET 和 BLANCPAIN 便是她的首選,她說:「我崇尚舊日的價值觀,人味情,尊重和信用,只有經典的品牌,簡潔的設計才是永恒。」鑲滿鑽石或太女性化的腕錶都不是她那杯茶,「我了解那些適合我,那些不。太女性化的東西便不適合我了,就算人家送我也不戴。不卑不亢就是我的態度,強行追求不適合自己的東西只會貽笑大方。」外表嬌媚的 Pauline,但內心卻堅壯

硬朗,絕對清楚自己的需要。

左上:Pauline 離開 BLANCPAIN 時購買的 monopusher 計時腕錶,充滿回憶。

右上:AUDEMARS PIGUET 三問精鋼錶,是孤品,從拍賣會得到,Pauline喜歡它的報時聲清脆。

左下:一位很重要但已離世的朋友所送贈的PERRELET腕錶,是prototype也是編號 No.1,充滿喻意。

右下:ROGER DUBUIS 醫生錶,Pauline 欣賞它錶面簡約,但翻轉欣賞機芯有妙不可言之感。


在朋友眼中是 Pauline 傻大姐一名,其至有人笑她骨子裡是一位男生!對此 Pauline 表示認同,還分享其男性化興趣。「我一定會抽一點時間來放鬆自己,找一個晚上獨自駕著車,開著音樂,享受深宵公路上暢通無阻的快感,必定要有一枝雪茄陪伴,讓煩惱隨煙圈呼出來,放肆又瘋狂,這一個小時就是我的 me time。」Pauline 說。與 Pauline 認識已久,「人不可以貌相」的女漢子大概是我對她的總結。

Pauline 當女車手已有十幾年,最愛晚上獨自駕著愛車於公路上漫遊,放鬆自己。

© 2015 木石文化版權所有 轉載必究 Copyright @ WoodStone Co., Ltd.